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穿越小說 > 都市奇緣 > 第11章 暗戰

第11章 暗戰


    “今天運氣真好!我只是來尋鉆石的,沒有想到能夠雙豐收呀!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跟我走吧!!!”

    “呵呵,我死也不會加入你們組織的,我不會對仇人笑臉相迎,而且我還會殺上你們組織,手刃那些人zha!!!”風洛帥氣的面孔有些猙獰,同時猛的將手中的火球扔了出去,瘦弱的高個男子微微一下,身體一閃將那小火球多了過去,正當他想鄙視一下風洛的時候,猛的感受到身后有一道氣流傳來,頓時一層水流覆蓋在他的身體上,擋住了回頭的火球。

    瘦高男子一怒,手中的水球和冰箭橫飛出去,直向風洛插去,風洛一個懶驢打滾躲了過去,雖然是躲了過去,不過自己也弄的很狼狽,“呵呵,水鬼,你還是沒有進步,這樣的話你就要死了偶!”

    “嘿嘿,好啊,我等著你來殺我,不過在這之前你先去閻王那去報到吧!!!”隨后,水鬼的冰箭更是增加了一倍,風洛每次都是險險的躲過冰箭的攻擊,水鬼就像是戲耍小動物一般,來回的向風洛的身體刺去,刺中的都是人體最疼的地方,風洛也不示弱,各種各樣刁鉆的角度的火球,也將水鬼弄得很是狼狽,一身帥氣的白色西服被燒的七八爛。

    終于風洛在一次失誤時被冰刺刺中大腿,風洛猛的向前一撲,倒在了地上,水鬼嘿嘿的笑著走向他,來到風洛的面前哈哈大笑說道:“第一天才怎么樣?還不是敗在我的手上,哈哈哈哈!”風洛也是微微的笑著,絲毫沒有要死前的害怕,說道:“水鬼,你要死了!”

    “哈哈,你腦袋被打壞了吧,是你要死了”水鬼瘋狂的說道。

    風洛一個火球猛的向水鬼的腦袋扔去,水鬼早就防著風洛的后手,一偏腦袋躲過那道火球,正當他想嘲笑風洛的時候,一聲槍響,水鬼猛的感到自己的胸口一通,隨后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風洛,帶著強烈的不甘倒下了。

    風洛將手中的槍收入懷中,一臉鄙視的看著水鬼的尸體,說道:“現在時候什么時代了,還是用以前的那一套,你不死誰死?要緊跟時代的潮流!”又沖水鬼的尸體豎了個中指,轉身一瘸一拐的離開了。

    當風洛回到展廳的時候,醉漢已經來到了展柜前,劉鋒和王明正在大戰其他的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一群黑衣人,他們雖然不是很有組織,不過打得卻是很兇,劉鋒他們被纏的脫不出身來,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醉靠近展柜。

    正當醉漢的手馬上就要伸到展柜上的時候,一只白嫩的手狠狠的抓住了醉漢的手:“這個你不可以動!”

    醉漢撇了撇嘴,手依舊固執的向前伸過去,黑衣男子猛的一運力將醉漢拉開,帶著醉漢來到了一旁,上來就是一掌想醉漢打倒。

    不過醉漢也不是一般人,一個醉臥到下,抬起雙腳向黑衣男子踢去,只見男子并沒有躲避,同樣也是以腳相對,兩人腳力相較不分上下!隨后又是拳掌相爭,變化莫測!打得激烈而刺ji不分勝負!

    就在眾人都先入混戰的時候,一道小小的黑影從角落中偷偷的溜了出來,嬌弱的身影讓她的速度更是詭異,快速的挪移到展柜前的時候,從背包里邊掏出了一個小裝置,在展柜上輕輕地一劃,厚厚的玻璃瞬間就被劃出了一個小小的洞口。

    手中帶著一個小石頭就伸了進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的速度將那顆鉆石給換掉了,那顆黑黑的石頭替代著鉆石靜悄悄的在那里呆著,不過正在那黑影想要帶著鉆石離開的時候,整個展廳響起了超大聲的警報,所有的人都被這警報聲驚住了,都齊刷刷的看向展臺,應為這警報是鉆石底部的觸發警報,自然也都看到了正要離開的黑影。

    黑影被那么多的人盯著,有點小心虛,慢慢的向出口處移動,然后猛的向外逃去,這時眾人中的有限幾個人反映過來,只見劉鋒,醉漢,黑衣男子和唐婉追了出去,當這幾人追了出去之后,其余都是一些人才反過來,都紛紛的追了出去,不到兩分鐘,原本打得熱鬧非凡的展廳現在是空無一人,好不冷清。

    楊若茜感到是十分的惱怒,本來馬上就要成功偷到手并且可以在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到手的,結果因為鉆石的重量出現偏差,而暴露了自己,楊若茜真的想掐死那公布鉆石數據的人,搞了一個半真不假的數據,結果果斷被坑了,用來替換的石頭重量擦傷偏差,報警器響了起來,把她的處境給暴露掉了。

    本來是在暗處看到那么多的高手,不報一點希望的,準備看兩眼就走的,不過當看到那個黑衣高手離開展柜和醉漢大戰的時候,她覺得有了一絲的希望,于是就繼續的等待機會,果然,混戰開始開了,她的機會來了,趁著大家都沒注意就去行動了,可惜功虧一簣。現在只好逃命了,而且后邊都是高手,也只能靠熟悉的地形脫離他們的追逐了。

    劉鋒在后邊緊緊的追著,其實是他提議將鉆石的公開數據中重量數據改掉的,這次警報一響,劉鋒就

    知道是怎么回事,快速的尋找著偷換鉆石的人,并迅速的鎖定他,不過看著嬌小的人影完全不像是個男人,反倒像是一個女人,看著那身影,劉鋒有點熟悉的感覺。

    楊若茜快速的移動著,時不時的換個方向或者轉個小巷,后邊的跟蹤的人累的半死都一直在追那個人影,不過隨著鉆的巷子越來越多,繞的越來越遠,后邊的人漸漸地跟不上了,也只有劉鋒黑衣和醉漢。

    楊若茜看著身后的三人,有點無奈了,饒了那么多圈子,還是沒有將所有的人都刷掉,前面有一個十字路口,一輛大車猛的駛過,她趁著這個空隙逃到街的另一面消失了,三人站在路口互相看了看,氣氛再次緊張了起來,火花在幾人之間蹦射,最后像是商量好了一般他們每人一條的追了下去。

    劉鋒按著這條路追了下去,其實他對這條路還是很熟悉的,這時去他大學的路,曾經走來許多遍還留下許多回憶的道路。

    突然,劉鋒感到了前方有黑影敲過,劉鋒快步的追到前邊去,卻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楊若茜在漆黑的街道中飛速的穿行著,摸了摸胸口的鉆石,她內心感慨萬千,其實楊若茜一直躲在展館的一角準備動手的,不過當看到守護在展柜旁邊的男子時,楊若茜有種想罵人的沖動,憑她的眼力來看,那個男子雖然不是絕頂高手,也是一個自己無法匹敵的一流高手,當再看到晃晃悠悠的酒鬼之后,她更是糾結了,不過內心還是留有一絲的希望,若果兩人打了起來……

    果然,兩大高手不負自己所望打了起來,再看看在場的其他人,她不屑的哼了一聲,不自覺的掃了一眼不遠處正在和別人交戰的那個男子,目光走了些許柔和的光芒,不過卻是一閃而逝,隨后運起功法憑借身法她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了展柜的旁邊,看著散發出耀眼光彩的大鉆石,楊若茜的心被狠狠吸引住了,兩眼透露出迷離的神色。

    楊若茜狠狠的搖了搖頭,罵自己沒出息,然后從某處掏出一個小工具,快速的在展柜上開了一個小口子,剛好夠她伸進手的,不過展廳展柜的玻璃都是特制的,怎么就那么隨意的就被破壞了呢?

    用完后又小心翼翼的將那小東西放入懷中,心想古人的智慧真是不容小覷呀,這把小刀是她在古玩市場淘寶的時候淘到的,最初是看在它古樸無華古味十足才花錢買下的,后來偶然的機會才發下這刀卻是個無堅不催的好東西,只要將小刀輕輕的放在想切割的東西上,那東西就會被切開到現在還沒有什么它切不來的。

    不過唯一例外的是刀鞘,只有刀鞘才會完美的容納的了它,每次對付那些特制的玻璃都用這把寶刀,難題都會迎刃而解,這次也沒有讓楊若茜失望,快速的用手中的石塊將鉆石換下,這種事已經做了好多次了沒有出過什么問題。

    正當她有些得意的時候刺耳的警報聲在大廳中響起,混亂的大廳瞬間安靜下來只剩警報的哀鳴,一雙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楊若茜,楊若茜一看形式不對,飛快的越過展柜運起輕功出去,空留一群干瞪眼的其他人,酒鬼,黑子男子,劉鋒和冷臉唐婉最先反應過來跟了出去。

    劉鋒擦了擦頭上的冷汗,看了看前邊的黑影,心想果然還是出問題了,要不是自己提議虛報鉆石的重量,不然就讓那小賊悄無聲息的逃掉了,看著那小賊郁悶的樣子,劉鋒壓抑很久的心中終于有了一絲的輕松笑意。

    前邊妙曼的身影,在皎潔的月光下,猶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飛快的向前飛著,腳下升起陣陣小旋風拖著他快速前行,畫面有些唯美,不過發生的卻不是時候,心中竟然有有些小小的失落,劉鋒有點汗顏。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回目錄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