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穿越 > 天下無雙:王妃太囂張 > 《天下無雙:王妃太囂張》第1卷 第761章 爭執,風波

第761章 爭執,風波


    七峰連珠,天地歸一。

    “收!”

    七位尊者同時收手,天縫結界封印最后的修補也是結束。

    云木塵白袍華發站在中間,樓君炎凌無雙眸光相接同時點了點頭,便靜靜地靠在云木塵的身邊一側,并未上前打擾陷入深思的他。

    “這位小丫頭,你究竟是什么人,為何會擁有我南嶼的須彌體質。”七位尊者之中有人開口,乃是最長之天樞尊者,蒼古之音粗糲沉緩,其他六位的眼神便同時落到了凌無雙的身上。

    之前云木塵雖然有所提及,但情況太為錯亂,他們也是無暇顧及。

    “這丫頭是靈兒的女兒。”云木塵收回眸光,轉過身來代為回應,眸光深深淺淺落在凌無雙的身上,若有所思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凌無雙勾唇一笑,看了身邊的男人一眼之后,才凌空朝前踏上一步,禮貌地頷首點頭這才較為正式地道,“凌無雙,見過幾位尊者。”

    就這幾人百年如一日寸步不離守護此地來看,也值得凌無雙一聲恭敬。

    “難怪。”天樞尊者露出恍然表情,輕輕點頭道,“原來是神女之女。”

    “凌無雙。”搖光尊者開口,慢條斯理地咀嚼這幾字,同時抬手緩緩撫上自己的胡須,笑意和藹,“風凌于天下,舉世而無雙,好名字,亦是曠世絕無之才。”

    凌無雙眉梢輕揚,不由得輕笑,“尊者過獎。”

    “丫頭不必過謙。”另外一邊的玉衡尊者哈哈笑言,“小小年紀,便已攀至半神境界,比我們這些活了幾萬歲即將作古的老骨頭,可是強上太多了。”

    意為堅,不言敗,激流勇上,敢生死以搏,這才是這丫頭最為可貴之處。

    “這天地,果真是屬于年輕一輩了。”天璇尊者感慨不已,眸光若有若無擦過樓君炎,更是滿意地點了點頭,面上喜色更盛。

    若待此二子成長起來,假以時日,哪怕魔族大軍壓境,他們也是無所畏懼。

    “天尊。”

    最為年長的天樞尊者再度開口,白眉長墜幾乎完全遮蓋他的雙眼,卻依舊能窺得他強而有力的眼神,只見得他望向正對面的云木塵,輕嘆道,“今日不同往日,我南嶼的有些想法,也是該轉變了。”

    若是不變,就是真坐吃山空,枯坐等死。

    云木塵沉默,他自然是能意會天樞尊者話中深意,略微沉吟一番后,他回道,“此事本尊自有決議。”

    “希望天尊深思熟慮,莫要錯過良機。”玉衡尊者也忍不住開口添上一語。

    若是真要論起歲數和輩分來,這七位尊者也還真是大云木塵不知幾番過去。他們的話對于云木塵來说,自然不會是被當成耳旁風。

    平日里,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位尊者守護天縫,有時甚至于一年都不開口一語,連云靈前來探視,也是默默陪伴,今日倒是難得如此熱絡。

    “本尊知曉。”

    云木塵掃了樓君炎和凌無雙一眼,嘴上的胡須明顯抖了抖,微不可查地輕哼甩袖一聲,有些莫名其妙。

    “……”凌無雙有些好笑地挑起眉梢,與身邊的樓君炎對視一眼,暗道才剛化開危機,這老頭便就原形畢露了。

    云木塵最后看了兩人一眼,飛身而出,一句話沒说便消失在兩人眼前。

    凌無雙嘴角輕抽,“卸磨殺驢么,真是不可愛。”

    “走。”樓君炎啞聲一笑,和凌無雙一同朝云木塵消失的方向閃身而去。

    “總算是看見一點希望了。”天樞尊者蒼老低沉的聲音之中攜著感慨,说話間,他回眸望向那幽深不見其底的天縫,又是一陣長吁短嘆。

    七位尊者眸光相接,各自暗暗點頭。

    死寂的空間再不聞任何一點紛繁之音,七峰連珠,構造成一條極為神奇玄妙的弧度,恍然一看,像是一只七指大掌從地面豁然而出,將天縫牢牢困于掌心之中。

    山峰頂部懸浮的七個光繭微芒淡淡,仿佛星辰閃耀。

    方圓不下百里,土沙焦黑,荒涼滲人,枯藤老枝盤踞,腐尸澗縱橫密布,任誰都不會想到,宛若瑤池銀河的無盡星海之中,竟然會存在著這么一大片黑暗次元空間。

    云木塵在前,凌無雙和樓君炎隨后飄然而出。

    “無雙!”

    云靈見得凌無雙的蹤影,那毫無血色的手指猛然一顫,奈何身軀實在是太過于虛弱,一步尚未完全邁出,便覺周圍天旋地轉,雙腿一軟便要跪下地去。

    凌無雙的速度,甚至于比在云靈身邊的幾位南嶼弟子還要快,地面白芒一閃便出現在云靈身邊,雙手一把將她托住,憂心不已,“母親。”

    凌無雙本以為云靈早已離開,卻是沒想到她竟還守在外面。

    云靈拽著女兒的手,美眸疲憊的一張一合,卻依舊是仔細將女兒打量一遍,完了才放心沉沉舒出一口氣來,氣息微弱的輕聲喃呢,“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剛剛從天縫那邊傳來凌無雙的痛苦難忍的咆哮嘶吼,一聲聲,一道道,無疑是相當于利刃,在云靈的心臟之上切割,她如何能不擔心。

    “沒事,我能有什么事,倒是母親你。”凌無雙笑意尚未深入眼底,下一秒鐘,嘴角的弧度便僵在了唇邊,拽著云靈的手徒然一緊,“母親!”

    云靈雙眸緊合,身軀癱軟而下,已經不省人事。

    “靈兒。”

    云木塵那花白的胡子眉毛都是一抖。

    樓君炎一步上前,眼神示意凌無雙不要著急,低沉暗啞的聲音宛若清風沐雨,“無雙,沒有大礙,只是精神力過度透支,加上情緒波動過大,暫時暈了過去。”

    云靈本就是重傷剛痊之軀,精神力這般過度透支已經達到極限,因為擔心女兒,才強撐著沒有立即沉睡過去,身為母親的云靈,相當于是和女兒一同經歷過血脈覺醒的痛苦。

    “不會有事的。”凌無雙也是這般安慰自己。

    樓君炎大掌按上凌無雙的肩膀,“只是重度沉睡。”

    因為受到了強烈刺激,情況便越加糟糕,所以在見得凌無雙相安無事的瞬間,她失去了強撐的動力,當即眼前一黑便暈厥過去,陷入了重度沉睡。

    關心則亂,但凌無雙也很快便沉穩冷靜下來,眸光掃了周圍的南嶼弟子長老一圈,最后落在最近的云木塵身上,面無表情地道,“老頭兒,有沒有安靜適合調息靜養的地方。”

    “大膽!”

    云木塵還未開口,便有南嶼弟子呵斥凌無雙的不敬。

    “嗯。”只是那弟子還未來得及说些什么,便被云木塵揮手制止,他的眸光從云靈移到凌無雙身上,白色衣袍抖了抖,很是無奈地抿著唇瓣一嘆。

    蠻獸怪物的嘶吼之音遠去,逐漸淡化消散,南嶼各方聚集而來的弟子長老也接連撤離這片要害重地,只留得尋常人數在周圍守候。

    白云悠悠,綠草茵茵。

    碧海生波,清輝余韻。

    南嶼的盤踞之地,太古以來便是在這片蔚藍不見邊野的無盡星海之上,占領一方鐘靈鼎秀天地,是一片成千上萬人島嶼構成的群島,倒是與無邊血海的血族極為相似。

    在太古南嶼繁盛時期,眾多偏遠島嶼之上都是人來人往,族人數以千百萬計,而如今,美景寶地依舊,但族人卻是伶仃衰敗得僅剩不足十萬人,茍延殘喘,讓人不由得頓感凄涼。

    而與眾人眼中依舊滅族的神族,星海森林,以及所剩無幾散落大陸各地的靈島相比,南嶼的情況又是好上太多。

    但是,這樣的實力又如何與愈漸強悍,且深不可測的亡靈界魔族,北冥世家,以及風都相提并論,拿什么來扛下這即將到來的一場滅世風暴!

    是已如何不急,不憂,不寢食難安?

    纖塵不染的海水輕拍淺灘,蔚藍與銀白淺綠色彩交織的一片地帶,是南嶼一處極為隱秘的小島,環境清幽,周圍涌動的光影柔和似水,像是月芒般,將精致優雅宛若一位仙女飄洋在海域之上的小島襯得越加美輪美奐。

    隱匿在匆匆喬木之間的亭臺樓閣,風格是清貴婉約。

    彎角吊樓,依山傍水。

    上有天河之水吞云吐霧而下,蜿蜒包裹整個島嶼,下有蔚藍波光淺拍,在那不高不低的斷壁峭崖之上碰出漣漪,一圈圈散開,嘩嘩的輕響仿佛竹鈴碰撞而出的音符,卻是讓這片小島顯得越加清幽。

    時間流逝,三天即過。

    “逐日之巔有沒有什么異動?”凌無雙不咸不淡的聲音悠悠傳出,精致優雅吊樓邊上,一張玉桌,兩個石凳,樓君炎和凌無雙相對而坐,看上去甚是悠閑。

    雖然此時身處南嶼,儼然風平浪靜之景,但就如天樞尊者所说,今日不同往日,他們也是不得不時刻注意著大陸之上是否有風吹草動。

    放龍歸大海,要想再尋到就難了。

    “王妃放心。”云臣恢復了氣定神閑的姿態,笑得滿面春風,“逐日之巔并無任何異動。”说完云臣語氣微微一頓,后才笑道,“倒是有一件事值得一提。”

    “怎么?”凌無雙放下手中的青石水杯,樓君炎閑下來的眸光也瞥向云臣。

    云臣嘴角彎起,“剛屬下與逐日之巔傳訊的時候,聽易閣老似乎说起,小九應該在這段時間不久,就要渡雷劫了,那小家伙已經回到了雷罰之森,這幾日也是影子都不見一道。”

    他估摸著,是養精蓄銳去了。

    “小九要渡雷劫了?”凌無雙欣喜的聲音之中亦是難掩憂心,側眸和樓君炎對視一眼,“若真是那樣的話,最好是盡快回去一趟。”

    她實在是不放心小九那吃貨,渡雷劫可不是開玩笑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