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歷史軍事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章節目錄 第1060章 我們是同胞(為盟主:‘aeon sea’賀,加更!)

第1060章 我們是同胞(為盟主:‘aeon sea’賀,加更!)


    晚點還有一更!

    ......

    操場上,意外沒有被驅逐的這些年輕人都站在一起,聽著來自于大明皇儲的講話。

    朱瞻基很喜歡和這些同齡人在一起,所以他也稍微放開了些。

    “……你等既然有向學之心,那不必分地位高低,以學會友,以學交流……”

    再放開,可作為皇太孫的朱瞻基也不能越雷池半步,否則容易引發誤解和曲解,這就是重要人物不能隨意表態的原因。

    和藹可親的說完了一番勸學上進的話后,朱瞻基對方醒微微點頭,然后在賈全等人的護衛下走了。

    不走不行啊!按照方醒的尿性,肯定會放些炸彈出來,不走事情就麻煩了。

    朱瞻基走了,那些年輕人中不少人都在目送著,興許有些不甘和妄想,可方醒卻覺得這很正常。

    人皆有趨利之心,沒有就不是人!

    “你們認為這世上有真正的圣人嗎?我指的是心凈如世間最為純凈的水,這等圣人你們認為有嗎?”

    下面的年輕人們面露茫然之色,有人說道:“興和伯,在下認為應當是有的。”

    “興和伯,上古圣賢堪稱圣人。”

    “……”

    方醒搖搖頭,覺得這種沒有營養的回答真的很無趣,就說道:“上古之人誰見過?誰相處過?若是沒有,那便不要用揣測的結論來回答我的問題。”

    方醒的目光掃過書院的學生們,滿意的看到了那些堅定的眼神。

    “我愿意再次重申我的觀點,人從出生開始就在追求利益,從雙胎搶奶,到為了達到目的而使出各種手段,包括你們現在回想起來感到很可笑的手段,可那就是在爭奪利益。”

    “那么我的觀點是什么?”

    方醒說道:“世人皆有私心,所以德行的教導很有必要,但千萬不要矯枉過正,想把人變得毫無瑕疵,那是做夢,也是神經病!哦!神經病就是腦子有問題的意思。”

    方醒不給那些年輕人思考的時間,繼續說道:“以此為前提,這才是正確的求學之道,就如同在書院里,教授們從不奢望學生們會變成圣人,所以會給他們一個范圍,在這個范圍之內,他們可以肆無忌憚,這就是治學的氛圍。”

    方醒說道:“第三點,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求學之道,簡而言之,務實求真,就是這四個字。”

    務實求真,聽著簡單,可一旦深究,那味道可就濃厚了。

    方醒今日存心想給南方的文人下爛藥,就說道:“我再給大家說說這南北之分。”

    臥槽!

    這個話題有些勁爆,也有些禁忌,有破壞南北團結的嫌疑。

    方醒微微一笑:“我不想去考據那些南北的分歧,我只想說一個話題,我們是什么人?”

    呃!這個問題不但忌諱,而且很尷尬!

    看到那些年輕人有些不自然,方醒笑了笑:“從陳湯喊出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的強音之后,漢人就成了那個時期異族對我等先祖的稱呼,令異族膽怯的稱呼。其次便是唐人,其時前唐鼎盛,疆域寬闊,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引得異族震撼,于是唐人之名遠揚。”

    聽講的人不禁目露懷念之色。

    “那時的漢唐,百姓昂首挺胸,仕子腰挎長劍,手不釋卷,文武雙全。你等可發現了嗎?那些豪邁的能讓人想仰天長嘯的詩詞,大多出自于那時,等到了宋,就變成了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漢唐的豪邁至此蕩然無存。”

    方醒目光炯炯的道:“到了本朝,太祖高皇帝厭惡繁文縟節,開了先河,可我想用不了多久,這一切都將在搖頭晃腦中同樣蕩然無存!”

    “我們該怎么稱呼自己?”

    “這個問題看似簡單,肯定會有人說,興和伯,我們不是大明的人嗎?”

    方醒看了幾張笑臉,他繼續說道:“是的,我們是大明的人,甚至現在大明的武功之盛,讓那些異族喪膽,不差于漢唐,可你們準備好做明人了嗎?”

    茫然,方醒看到的是茫然。

    “興和伯,我們現在不就是明人嗎?”

    有人迷惑的問道,馬上引來了贊同和附和。

    方醒振眉道:“你們是明人,可明人是什么?難道只是居住在這塊土地之上的人嗎?”

    “不!我心中的明人,應當是行走間昂首闊步,言談間自信而不失禮節,在面對無禮和威脅時能有保護自己不受傷害的能力。”

    方醒目光掃過,那些年輕人都紛紛挺直了腰,昂首。

    “我們都有著同樣的黃色皮膚,這很重要,咱們的血脈相通。”

    方醒指著自己的臉龐道:“可更重要的是,我們都是明人!”

    “千年以降,中原的相互通婚,早已使大家的血脈相通,不管是南人還是北人,我認為,都可以稱呼為同胞!!!”

    “我們是同胞!同在一片天空下,同在一塊土地上生活,從刀耕火種一直至今,從未離去!”

    這個觀念有些新穎,膚色,血脈……同胞!

    方醒最后說道:“是什么讓我們如此熱衷于內斗?從有記錄以來,我們就在不停的內斗。”

    “外面的世界很大,可從前唐之后,中原再無寸進,只能苦苦守成。當今陛下銳意革新,東征西討,可為何會有人說是窮兵黷武?”

    “大明的人口將會飛速增長,百年后,這塊土地上又將會再次出現無數百姓淪為佃戶和奴隸的景象,怎么辦?”

    “外面有土地!興和伯,就像是交趾和瀛洲等地一樣,咱們去奪過來!”

    這時一個年輕人揮拳喊道,頓時引起了爭論。

    “無故而興兵,此暴戾也!”

    這人不敢說暴君,就說了個暴戾,可也是差不多了。

    馬上有人就駁斥道:“難道要看著自己的同胞餓死才是仁慈嗎?”

    “仁君當修生養息,就算是土地不夠,難道……”

    尼瑪!看著那個被人帶溝里去的年輕人,方醒壓壓手,說道:“為自己的子民去奪取資源和土地,這才是仁君!”

    呃……

    興和伯,你確定自己不是在拍陛下的馬屁嗎?

    方醒笑了笑:“所以這又回到了開始,同胞,我們是同胞,同族。當咱們力氣都往一處使的時候,從古至今都沒輸過,更沒有缺乏過土地。可惜我們大多時間都在封鎖自己,關著門在孜孜不倦的探討著遠古之治,關著門專注于內斗,這很有趣!”

    漢朝亡于內亂,唐朝亡于內亂,宋朝亡于內斗……

    這些人慢慢散了,田秀才湊過來,笑的有些猥瑣:“山長,您是故意說的東一下,西一下的吧?讓這些人回去慢慢的想,等想明白了,那就有趣了。”

    方醒點點頭,他再牛筆,也不能當眾說出那些激進的話來,否則就是在打主流社會的臉,作死,作大死!

    “東一下,西一下,可核心就是一個,漢人散亂就是一條蟲,合力就是一條龍!無堅不摧的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