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歷史軍事 > 調教大宋 > 章節目錄 第946章 把唐奕搞迷糊的老太太

第946章 把唐奕搞迷糊的老太太


    蕭母終于要見女兒了,這倒讓唐奕頗為意外。

    在他看來,既然蕭惠已經開了這個要“晾著他”的頭兒,拖他個十天半個月也是再正常不過了,兩人就是在比耐心,以謀求更大的利益。

    這個時候要見他們,卻是讓唐奕怎么也想不明白了。

    ......

    但是,不管怎么說,既然已經來請了,不論唐奕想不想得明白,都由不得他再遲疑。

    與蕭巧哥急急換了一身新袍,鄭重其事的領著唐雨直奔后宅,去見蕭母。

    到了后宅,更讓唐奕詫異的是,蕭惠這個老丈人居然不在,只蕭母一人正坐堂中。

    這更讓唐奕迷糊了,這是讓蕭母來探底?

    也不對啊,想探一探大宋的底限是吃定遼陽,還是尚有轉圜,應該是蕭英來才對啊?

    要知道,他這個老丈母娘除了蕭惠之妻外,還有一重身份,那就是耶律一族的長公主。若說誘降蕭家最大的阻力,不是蕭惠,而是這個丈母娘才對。

    她急著召見,其中用意何在?不會是只想快點見到女兒吧?

    ......

    ——————————

    十余年未見,蕭母比之從前已經略顯老態,正坐堂上,面無表情,就那么淡淡的看著唐奕一家三口進來。

    不到近前,蕭巧哥已經兩目濕潤,撲通拜倒。

    “不孝女,拜見母親大人!”

    言罷,重重叩首,飽含深情,仿佛把這離家十數年的愧疚都融到了這一拜之中。

    只見蕭母全身一僵,堂下的巧哥挽了髻,做人婦打扮,讓蕭母既有陌生,又憑空生出一絲欣慰,這個任性的丫頭終還是找到了歸宿。

    可是,縱心緒復雜,卻還要是強忍著沒有動作,面容依舊淡漠。

    剛要注意那個“奪子竊國”,把大遼攪得無有寧日的女婿,卻是巧哥身邊那個長的好看至極的女娃子先唐奕一步撲通跪倒。

    “小糖給外祖母請安啦!”

    脆生生的一句“外祖母”,把蕭母的心都融化了。

    ......

    ————————

    先不說蕭母是如何驚喜欣慰,單唐奕心里就已經‘開禍’了。

    倒不是這母女重逢的戲碼讓唐奕如何感動,而是......

    這貨在心里罵趙禎,罵趙曙,奶奶的!為了你們老趙家,老子不光把自己搭進去了,如今這是一家三口齊上陣啊!

    是個人都知道,這次遼陽之行并不是蕭巧哥回娘家這么簡單,這是要勸降大遼后族,而中間還有皇族的長公主在這擋著。

    蕭巧哥這一拜,確實有親情難離的因素,可是搶在蕭母發聲之前,則是強拉硬拽,把復雜的局面拉回到親情層面。

    而唐小雨,別看跟她爹一天擰巴的不行,可關鍵時刻,只能說還得是親閨女。

    得,唐奕暗翻一個白眼,不能辜負這娘倆的一番苦心不是......

    撲通,唐奕膝蓋一軟,也跪下去了。

    “拙婿....拜見岳母大人!”

    一家三口往這兒一跪,等于是把皮球踢給了蕭母。接還是不接,卻是一個難題了。

    唐奕正在自得,沒想到下人的一個舉動又把球踢了回來。

    只見蕭母的貼身丫鬟捧著茶盤走了過來,到了蕭巧哥身邊,“小姐....”

    看著茶盤上的兩個茶碗,蕭巧哥自然會意,端起其中一只,跪行至蕭母身前雙手奉上。

    “母親,請用茶!”

    唐奕眼睛都直了,只要蕭母接了,那后面的事情就好說了。不接,則是表明其要拋開親情,單純的就蕭家的利益和唐奕這個“宋使”扯上一扯了。

    一句話,這碗茶甚至關系著他遼陽之行的成敗。

    蕭母淡淡地看著眼前的女兒,淡淡地開口,語氣亦是淡淡地,沒有波瀾。

    “氣色尚好,這些年過的應該不錯。”

    說完,抬手接過茶碗,淡淡一抿,就放到了一邊。

    呼.....

    蕭母用茶那一刻,唐奕不自覺的暗出一口長氣。

    成了,老太太居然真的接了。

    立馬來了精神,趁熱打鐵,端起茶盤上另一個茶碗上到前去。

    “岳母大人,請用茶!”

    “......”

    沒動靜....

    “岳母大人....小婿給您老奉茶了!”

    還是沒動靜......

    唐奕這個憋屈,沒辦法,把茶碗往前送了送,“岳母大.....”

    “大宋鎮疆王的茶...本宮可是不敢接。”

    嘿!!!

    唐奕這個別扭喲,這老太太故意的啊!?原來在這兒等著他呢?繞來繞去,還是回歸正題,國事大于天。

    不過,唐奕糾結的是,既然如此,你還讓下人端什么茶?還端兩碗!?

    喝了巧哥的茶,就相當于認了這門親;不喝唐奕的茶,就相當于不認這個女婿。

    這是鬧的哪一出?

    只為了羞辱他?

    ......

    ————————

    場面一時僵在這里,蕭巧哥能做的都已經做了,蕭母則是在等著唐奕怎么接話。

    而唐奕......

    他特么還真沒法接!!

    說白了,他是一個感性的人,做不到心無旁騖。現在如果把文扒皮、賈相爺換到唐奕的位置,反倒簡單了。不講情面只論利益,這兩個老貨都能狠得下心。

    但是,唐奕不能。

    面前這個老太太不但是蕭巧哥的母親,而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她成全了唐奕和蕭巧哥。

    這份恩情讓唐奕狠不下心來。

    ......

    關鍵時刻,還得看唐小雨啊!

    小姑娘也不知哪來的靈性,突然從地上爬起來,搶過親爹手里的茶碗硬塞在蕭母手里,“您老人家喝茶啦....”

    眾人都是一滯,蕭母也很意外。

    沒想到會讓這小丫頭攪了局,可是偏偏唐小雨那可人的樣子讓老太太怎么也氣不起來,不接不行。

    半真半假,半寵半責,“哪來的調皮丫頭?端是冒失。”

    對此,唐雨吐了吐舌頭。這種“責備”尹爺爺、范爺爺一天要說八百遍,對付起來簡直不要太簡單。

    就勢扒著椅子就要上去,生生在蕭母身邊擠出一小塊地上坐穩。

    “我爹說啦,見了外祖母不能怕,她是一定會發脾氣的。”

    “所以...”唐雨仰起頭朝著蕭母傻樂。“我就趁著您還沒發火,先親近親近!興許您一高興,就不朝小糖發火了呢。”

    “......”

    得,簡直就是滴水不漏,把蕭母堵的死死的。

    老太太又生氣,又想笑,居然被個小丫頭降住了。

    看向蕭巧哥,“倒是生了個蠻丫頭,比你小時候還會氣人。”

    蕭巧哥心中一暖,憶起當年....

    “當年頑皮,卻是給母親添了不少麻煩!”

    “唉....”蕭母長嘆一聲,“大了......也不省心啊!”

    話是朝蕭巧哥說的,可是看的卻是唐奕。

    唐奕順眉臊眼的低著頭,心說,看我干啥?這老太太非要和他掰扯掰扯不可?

    寶貝閨女逆勢回天,生給掰回來了,可蕭母還是非要往另一個方向去靠?那唐奕能說什么?

    這明顯就是跟他說的,只得緩聲道:“小婿慚愧,給蕭家添麻煩了.....”

    到了這一步,唐奕倒是上來了掘勁,既然蕭母非要扯到國事,那還逃避什么?有什么說什么吧!

    只等老太太開口,不管是罵人、呵斥,還是替蕭惠拒絕,唐奕已經做好了準備。

    接著便是!

    ......

    ——————————

    可是,今天這一場注定就是唐奕也看不懂的局。

    唐奕準備接招了,沒想到,蕭母卻不出招了。

    “罷了....”

    突然來這么一句,然后端起茶碗,一飲...而盡。

    靠!!

    這要不是丈母娘,唐奕都要罵人了,鬧的哪一出啊?

    “您....”

    蕭母卻不讓迷惑不己的唐奕開口,看也不看唐奕一眼,低頭著寵愛地看著唐雨。

    “茶已經喝了,那蠻丫頭你說,這茶算是你給祖母敬的?還是算你爹的啊?”

    老太太一半是逗趣,另一半則是考校,就想看看這丫頭到底有沒有那么靈性,能答的周全。

    可唐雨是誰啊?那是連他爹這個穿越者都搞不定的小人精,一聽就知道這是個陷井。

    若答是他爹敬的,則她這個外孫女不真心,是幫著爹敷衍呢。

    而若答是她敬的,那親爹就沒敬,還要重敬一次,到時老太太接不接又是一回事了。

    甜甜一笑,“我們父女同心,一起孝敬您老人家的呢。”

    “......”

    蕭母一怔,萬沒想到,這丫頭能這樣回答。

    良久方道:“好一個小人精......”

    把唐雨的小手握在手心,老太太顯然是喜愛至極。

    這才轉向唐奕和蕭巧哥,“一家人就別這般講究了,都起來吧。”

    事到如今,唐奕真的有點不會了。

    放眼天下,能把他弄的云里霧里、找不著北的人物,這老太太還是第一個。

    一邊站起來,一邊還在想,難道老太太只是單純的要見一見女兒了?自己想多了?

    ......

    可是,唐奕哪知道,這只是剛剛開始,更迷糊的還在后面。

    見二人起身,蕭母先是一改之前的淡然,慈祥地朝蕭巧哥一笑,“你帶著小糖先去內堂,一會再和娘講一講這些年過的怎樣。”

    看向唐奕,“本宮要和鎮疆王單獨聊一聊....國事!”

    “國事”二字咬的極重,卻是由不得這一家三口軟磨硬泡了。

    ......

    “想不通吧?”

    當堂上只剩蕭母和一臉發懵的唐奕,蕭母主動開口了。

    “不明白本宮這個大遼的長公主,為什么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見你們一家三口?”

    “想不通。”

    唐奕也算光棍,繞不過老太太索性就不繞了。

    拱手道:“實話實說,蕭家有此境遇是奕之罪過,而岳母大人應該比岳丈更恨奕吧?”

    “所以你覺得,今天見你的應該是蕭英?”蕭母淡然道。“或者,即使是你那老岳丈,也不應該是本宮?”

    “......”

    “正是!”

    “可是,子浩錯了。”

    “錯在哪里,還請岳母大人示下!”

    “錯在哪里....”蕭母忍不住喃喃復述。

    “你許給蕭家一個不切實際的宏愿。“

    “是!”唐奕咬牙認下。

    當初那個承諾,今天來看,是他說了大話,想的太簡單了。

    “你拐走了蕭家的女兒,讓蕭家的地位一落千丈!”

    “是!”

    “又因為你的那個宏愿,蕭家走上了一條不歸路,險些滅族。”

    “也....是!”

    這一條條罪狀,唐奕無可辯駁。

    “所以你覺得,本宮恨你!”

    “恨你把蕭家和耶律家徹底剝離?”

    “是.....”

    “可是,本宮...并不恨你!”

    “嗯?”唐奕猛然抬頭,蕭母這一句又給了他一個天大的意外。

    “不恨?”

    “對,不恨。”蕭母露出一絲微笑。“因為....”

    “本宮只是一個老婦人,既不是大遼長公主,也并不關心國事。”

    “本宮只知道,你當年答應本宮的事情,做到了。”

    “本宮感激你讓巧哥過的好。”

    “這....”唐奕一時之間沒轉過來,老太太這番話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還想不通嗎?”

    蕭母緩緩起身,行至唐奕面前,“子浩市儈了!”

    “其實,不是本宮要與你談國事,而是子浩進到這個屋子看到的都是國事。”

    “而本宮的眼里,子浩能把當年的承諾兌現,就已經是個好女婿了。”

    “而蕭家的命運交到你手里,本宮是放心的。”

    “......”

    唐奕都傻眼了,萬沒想到,當年答應蕭母正娶蕭巧哥,還特么有附帶好處?

    蕭母這一番話說的,倒是唐奕有點過于功利了。

    “小婿慚愧!”真心誠意的朝蕭母一禮。

    “可是,小婿還是不太明白,岳母大人為何....今日肯見??”

    這個時間點還是唐奕無法理解的,若真如蕭母所說,那他一進蕭府,蕭母就應該見他,何必要等上三天?

    只聞蕭母淡然道:“你那岳丈知回天無力,卻又想多謀福報,自要給他幾天的面子。”

    下意識看向窗外,“本宮今日見你,想來他也就沒有拖下去的必要了吧?”

    “若本宮沒有猜錯,他此時已經在書房等著子浩了。”

    “......”

    唐奕徹底服氣了,所謂姜還是老的辣,他這個岳母當真不簡單,幫了他一把,都讓他看不透。

    不過話說回來,蕭母一番話讓唐奕有些無地自容,原來一直在算計的,是自己....

    “小婿....當真慚愧!”

    這句慚愧卻是發由內心,不帶半分敷衍。

    “子浩不用慚愧!”蕭母看著唐奕緩緩開口。

    “本宮今日這般做態也非沒有私心。”

    唐奕抬頭,還真不敢猜蕭母這連削帶打背后到底還有什么用意。

    只聞蕭母道:“本宮也想借此與子浩提一個醒。”

    “從今往后,子浩大可不用對蕭家以利度之!將來,不論蕭家走到什么地步,與唐家之間,只講情....不講利。”

    “甚至可以,不要理....”

    “不論法!”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