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玄幻仙俠 > 舊日呼喚 > 第四十五章 重生為貓

第四十五章 重生為貓


    滾燙的血濺了艾倫一身,不斷將他的衣服沁濕。

    “原諒我,斷劍之志有進無退...”

    老馬丁艱難的抬起右手,撫摸著艾倫的臉頰。

    噗——

    爪子被抽出,血液從偌大的窟窿周邊狂飆出來。

    老馬丁悶哼一聲,右手垂下時,無力的倒在艾倫的懷里。

    “老家伙,你真是愚蠢。”艾倫低下頭,看著咽氣的老馬丁,不由嘆口氣。

    碩大的黑龍頭顱慢慢從滾滾塵灰內探出,染血的爪子剎那間壓碎一塊碑文。它俯視著渺小的艾倫,思考著各類美食的烘烤方法。

    艾倫緩緩地抬起頭,背后的虛空之眼漸漸閉合。

    黑龍從艾倫身上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審視一番艾倫以后,懊惱起自己的膽怯,它無法接受自己在一個螻蟻面前做出畏畏縮縮的行為,怒噴一口濁氣后,迅速的抬起爪子欲要直接拍死艾倫。

    狂風刮得艾倫臉龐生疼,敲起嘴角時伸開雙手,閉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臨。

    黑龍的爪子在半空中停下。

    艾倫抬眼之時,黑龍一口銜住艾倫,嘴饞艾倫的身子。它張開肉翼,撲扇幾下高高的飛起來。

    .....

    五日后,惡龍巢穴。

    艾倫整整五天五夜沒有合眼,無時無刻的痛苦一直刺激著他的神經。他想起被吊在吊在懸崖絕壁上的普羅米修斯,要忍受被兇鷹啄食肝臟數百年的痛苦。

    他的四肢每半個小時就要被黑龍一口咬斷,隨后他借組著神靈血晶的力量重新構造四肢。

    這是一個無比痛苦的過程。

    黑龍興奮的要死,伸出長滿倒鉤的舌頭輕輕舔舐著艾倫的臉龐。

    刀割刺骨的痛楚讓艾倫忍不住發出慘叫,黑龍舌苔上的倒鉤硬生生的撕爛艾倫的臉龐。

    黑龍對艾倫的慘叫置若罔聞,當艾倫的血肉再次重鑄時,它再次歡喜的舔舔艾倫的臉頰,這種感覺就像舔著麥芽糖一般。

    艾倫差點昏厥,奮力的掙扎。

    “吼吼吼...”

    黑龍縮回脖子,目光移向那三枚龍蛋,探出一根爪子輕輕地敲擊幾下。

    艾倫舔舔嘴角,幻想著自己死后成為一頭小龍崽就好了。可他又很快地甩甩頭,成為龍崽無疑是兒子行為。

    禁錮在他邊上的是鐵斧,四肢被鐵索套牢。此時的鐵斧正看著艾倫,倍感自己走運。

    前幾日,鐵斧被抓回后目睹艾倫的奇異能力,還嘖嘖稱奇,可現在只剩下對艾倫的憐憫。

    “可憐的家伙。”鐵斧小聲的對艾倫說。

    “我可憐?呵,我正俯視著你。”艾倫扭動著自己的身體,用腳去勾不遠處的一把銀燦燦的匕首。

    “我仰視著你的痛苦,你俯視著我的快樂,我很懂。”鐵斧聳聳肩,注意到艾倫的動作,急忙壓低嗓音問道:

    “你想干什么?”

    “我想重新開始,學著做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艾倫的臉漲得通紅,始終勾不到遠處的匕首。

    “放下?你要放棄的可是自己的命。”鐵斧無比著急,要是艾倫死了,他就要一個人孤零零的面對黑龍。

    對于他而言,這無疑是一場噩夢。

    “有的人死了,他...”

    “得了,得了,你又想放屁。”鐵斧打斷艾倫未說完的話,不耐道:“思想是生命的奴隸,而你卻想用思想主宰生命,別急著去死。”

    “鐵斧,我心中有一團火,而你只看到煙。”艾倫搖搖頭,不愿再被黑龍折磨,“思想決定高度,你長得矮不是沒有道理。”

    “放屁,死得人怎么還可能活著?”鐵斧憤憤不已,瞪眼道:“你在說夢話!”

    “即使是夢話,也是有趣的夢話。”艾倫勾起嘴角,淡淡道:“要么永不做夢,要么夢得有趣。我的夢話凌駕在生命之上,有趣。”

    “你瘋了。”鐵斧晃晃頭,戲謔的囁嚅幾句,“你的勇氣墮落在痛楚的熔爐里,唯有死亡才能使你解脫,我其實很理解你。”

    “鐵斧,你沒有看到我心頭的那一團火。”艾倫斜瞟著黑龍的背脊,再次偷偷地用腳去勾匕首。

    “唉,我覺得自己在做一件很罪惡的事情。”鐵斧突然伸出粗短的左腿,踩住銀燦燦的匕首.

    艾倫一驚,沒想到鐵斧早已暗自解開了繩索。

    鐵斧抿抿嘴,別看黑龍長得壯實無比,可在運用繩索上卻無比的笨拙。他本就沒被綁多緊,再加之黑龍這五日都將大部分精力放在艾倫身上,他自然有機會暗自解開。

    “殺死我。”艾倫沖鐵斧請求道。

    踩著匕首的鐵斧陷入長久的沉默后,偷偷瞥了眼黑龍,躡手躡腳的彎腰撿起匕首,小跑到艾倫的面前,直接一刀割斷捆住艾倫手臂的繩子。

    黑龍察覺到身后的異常,急忙擰頭看去。

    艾倫急忙握住鐵斧遞給他的匕首,狠狠地刺入自己的胸腔后,握著刀把一銼一頓絞碎自己的心臟,沖著黑龍露出笑容。

    .....

    西境,艾哲梅瑞城,寒冬。

    “悠米,悠米,喵~”

    一個女人空靈的嗓音從叢林外圍處的黑暗里慢慢的向著四周漾開,在她的后面,數十個仆人高舉著油燈不斷呼喚著一頭貓咪:

    “悠米,悠米,喵~”

    “喵~”

    艾倫漸漸地睜開眼,壅塞的咽喉里終于汲取到一絲冷流,他張開嘴,沙啞的叫出聲。

    “悠米,你在哪里?想吃小魚干不?還不快出來。”

    為首的女人攏攏袖口,伸長脖子向著叢林深處望去。

    艾倫發憷的躺在雪地上,吃驚的盯著自己黑魆魆的爪子。

    他發現自己成了一頭黑貓,四肢纖細整潔,唯一雜亂的毛發在脖梗處,像是勒痕。他慢慢爬起,靠著本體意識擰著脖子去舔雜亂的毛發。

    “呸!”

    艾倫吐出一口毛,慵懶的望向外邊搖曳的燈光。

    他從這頭貓咪的記憶里得知,一個叫做朱莉的女仆人勒死了悠米,而這頭叫做悠米的黑貓從未得罪過朱莉,每天的大部分時間都用來睡覺,偶爾腆著臉讓女主人捏捏,換點魚干吃。

    “原來不僅僅是重生為人,還可能是其他物種。”

    艾倫無精打采的低喃幾句,瞅見一個披著白色風衣的女人提著油燈走來,笑吟吟的對他說道:

    “悠米,你這個小調皮,我可找到你了,喵~”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