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穿越 > 月下美食 > 第403章 老徐

第403章 老徐


    瞎眼瘸子蒸了芋頭和菱角,又拿藕加米蒸了甜甜的蜂蜜糯米藕團子。

    江小廚拿了一只,瞎玩瘸子用僅剩的一只眼睛看著江小廚,提醒道:“主人是要在這里住一些天嗎?”

    白月望著窗外:“也住不了幾天,過些日子便走。”

    :“哦,這位姑娘,晚上休息一定要關緊門窗,夜里風大。”

    江小廚咬著芋頭,望著瞎眼瘸子:“您是在暗示我什么嗎?”

    白月放下吃了一半的蜂蜜糯米藕團子問道:“老徐,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了,你直接說吧,沒有關系的,這位姑娘膽子大的很。”

    被叫做老徐的瞎眼瘸子這才開口說道:“來了一個采花賊,每每侮辱了人家姑娘,還把人家姑娘的貼身衣物拿出去當街示眾,有一個姑娘不堪受辱自盡了,還有兩個懷了采花賊的孩子,其中一個墮胎時逃走了。”

    :“真是造孽啊。”

    白月靠近江小廚:“今天晚上咱倆一個屋。”

    :“為什么?”

    :“我不放心你。”

    江小廚輕蔑一笑:“只要他敢來,姐就把他打成馬蜂窩。”

    :“萬一人家下藥呢,下點迷香,你就算是天下第一,也沒用,還不是任人擺布。”

    江小廚拍了白月一下:“不潑我冷水,你會死啊。”

    :“我是在告訴你,要理性,這也不是不可能的。”

    江小廚吐吐舌頭:“迷香只對我起作用,不對你起作用啊,竟說廢話。”

    老徐欲言又止,嘆了口氣,便出去了。

    江小廚冷靜的分析道:“你這個老徐,有問題,肯定有什么事瞞著咱們。”

    :“我也看出來了。”

    飯后,白月便領著江小廚來到住的地方,天方地圓最好的臥室被一把大鎖牢牢鎖著,白月身為主人也只能睡側臥。

    江小廚不用問也知道,這么大的院子都舍得給自己姥爺買,更何況區區一個主臥。

    白月領著江小廚到她的房間,自己竟然在自己家迷路了。

    江小廚一陣嘲笑:“自己家你都能走丟,哥,你也是個人才。”

    白月沒好氣的回答:“這個宅子哥前前后后加起來住了不但兩個月,我能熟悉嗎?”

    :“可是當初這里可是熱鬧了整整半年啊。”

    白月默默低下頭,我姥爺就在這里住了半年,后來實在是住不慣,而且我又不常在家,所以他就搬回去,我姥爺也希望我能在更廣闊的世界去游蕩,所以平日里很少主動讓我回家。

    :“那你想回家嗎?”

    白月點點頭:“所以我在外面努力學習,爭取在短時間內把想要學到的知識還有精華學到手,這樣我就可以早點回家。”

    江小廚拍著白月肩膀,就當是給他安慰了。

    又走了小半個時辰,終于看到三間大房舍,里面燈火通明,一個瘦弱的身影在里面忙碌著。

    白月走進屋:“老徐,辛苦了。”

    江小廚說道:“這么大的院子,你一個人整理,很辛苦吧。”

    :“每天都有活干,還是挺充實的。”

    :“老徐你先回去休息吧,很晚了。”

    老徐端著打掃衛生的水盆,一瘸一拐的離開了。

    多年不住人,突然回來,很多東西都來不及添置,比如最基本的床單被褥。

    老徐便直接用江小廚他們帶來的被褥,給鋪了上去。

    臥房很大卻很充實,臥房,書房,茶廳三位一體,推開窗戶后面是一片花海,只不過現在是深夜,只能看到花枝的影子。

    雖然有些涼了,但是屋子也并不是很冷,白月拿了一床毯子,在書桌上簡單的鋪了一個床,江小廚坐在床邊:“你真的打算在我這邊過夜啊。”

    白月點點頭,合衣躺下,江小廚托著下巴:“阿月,采花賊是給男的,不禍害男人,你不用這么著急。”

    白月側身躺著:“我這不是擔心你嗎,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我可如何是好呢?”

    江小廚知道白月有時候有些喜歡瞎操心,側身躺著問道:“你是怎么把這座山莊搞到手的。”

    白月坐起來:“是這樣的,很多年以前,我到閩江去,因為那邊發生了瘟疫所以我就帶著一些東西我就去了,治療瘟疫得需要藥材啊,所以我就去找藥材,找了很久,因為閩江發生瘟疫,每天都有很多人死去,藥材稀缺,所以很多的不法商人趁機想要打撈一筆,我呢便用很少的錢,制作出了很管用的治療瘟疫的藥材。”

    :“你也是不法商人之中的一員吧。”

    白月說道:“我跟他們不一樣,我在賣藥之前,會先把附近百十里富裕人家的名單搞清楚,如果是他們來賣藥,我就高價賣出去,如果是窮人來買藥材,能給兩個子就給,給不了我就免費送了,所以呢我就掙了不少錢。”

    :“原來如此。”

    :“后來這座山莊的主人找到我,他們家的人得了重病,高價請我前去醫治,我看上了這種山莊,用來養老剛剛好,所以我一分錢沒有要,只要他同意把這個山莊賣給我,我就免費給他醫治三個人。”

    :“原來如此,但是這里風景如畫的,你姥爺為什么不住在這里呢?”

    白月嘆息道:“因為這里是個陌生的地方,姥爺從小生在悅城,雖然后來離開的一段時間,但是過了那段時間便再也沒有離開過,到了這里,連個跟他說貼心話的人都沒有,我又常常不在家,他一個人很孤單,寧愿到悅城吃苦受累,也不想在這里享清福。”

    :“真不明白你姥爺是怎么想的,我爺爺也是,我不讓他打鐵了,也是心疼他,你說他一個一百多歲的人了,不好好在家待著養老,一天到晚就像做一些危險的事情,惹我擔心。”

    :“同樣你不也是一天到晚做一些危險的事情讓你爺爺擔心嗎?”

    江小廚立馬反駁:“我不一樣,我是年輕人,爺爺多大年紀了,經不起磕碰的,萬一有個三長兩短,誰負責啊。”

    白月搖搖頭:“曾經我跟你一樣,所以我花錢買下這里,卻買不來姥爺想要的幸福。”

    :“你姥爺到底想要什么?”

    :“他想我常常在家陪著他,跟他說說話。”

    :“既然如此,他又為什么總是把你推出家去呢,我記得你說過,你姥爺很不喜歡你在家的。”

    白月平躺著,望著天花板:“因為他了解我,知道我,他知道他的知識不能完全滿足我,如果強留我在他身邊,沒有什么大的用處,最多培養出一個跟他一樣,或者比他好一點的山野大夫,如果放我出去,一,見了世面,二,學到了傍身的知識,三,如果將來我家破產了,我最起碼有一技之長養活自己,不至于餓死,也不至于太被人看不起了。”

    江小廚望著白月的側臉:“你姥爺還蠻有遠見的嗎,強忍著自己對你的愛和思念,也要把你培養成一個有本事的人。”

    白月嘴角列出一道縫隙:“那是。”

    江小廚站起來,白月看著江小廚走到門口,開門出去:“你干嘛去?”

    :“出恭。”

    白月坐起來:“你認路嗎,別走丟了。”

    江小廚插著腰:“我們巫靈宮比你家復雜多了,怎么可能記不住路,你先睡吧啊,放心,采花賊對你肯定沒有興趣的。”

    白月翻身拉著毯子睡去,江小廚跑去出恭:“真是的,茅廁建的這么遠。”

    江小廚嘴里雖然抱怨,但是還是去了,出恭之后,江小廚原路返回,這么大的一個院子,雖然路上支著路燈,卻沒有點燃,借著月光朝著來的路上走去,一個身影,風一般閃過,江小廚幾步跳過去,站在墻頭上,居高臨下,四下打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幾步跳到五味山莊最高點,連同山下大大小小的山莊,其他的山莊一個個燈火通明的,距離這么遠都看的一清二楚的,相比之下,白月的五味山莊就黑了一些。

    老徐躲在黑暗之處,看著江小廚離開之后,才跳出來,迅速離開五味山莊。

    緊接著白月的聲音傳來,江小廚連忙跑回去,另一個身影以更快的速度來到白月的身邊,正是準備出門的老徐。

    白月嚇出了一身的冷汗,抹著額頭,江小廚拿出一個濕毛巾,放在白月手中:“怎么了?”

    :“有個人剛才就站在我的床頭,嚇死我了。”

    江小廚撫平白月跳動的心臟:“這樣會不會好一些?”

    白月點點頭:“好了一點點。”

    老徐打量著房間,跳上房梁,房梁上很久沒有打掃了,全是灰塵,除了老徐的腳印,還有一雙淺淺的腳印印在哪里。

    老徐跳起來,飛出去,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江小廚安撫著白月:“別怕,這個采花賊真是夠了,男女通吃。”

    白月輕輕靠著江小廚的肩膀:“沒辦法,長得太好看,男女都嫉妒。”

    江小廚白了白月一眼,忍不住笑了起來:“你怎么就這么自戀啊。”

    :“今晚我是睡不著了,你看著辦吧。”

    江小廚推開白月,拿出自己的一只首飾盒,雖然江小廚平時很少化妝,但是必要的首飾一點不比大家閨秀少,別人有的她都有,既然要回家,就要打扮的漂亮一些,江小廚拿出自己的銀鈴手串,這是以前去苗鄉的時候,看那邊銀飾很好看,就讓人給自己打了一套,現在取下銀飾上面的小小鈴鐺,拿出白月的細線,串起來,在房間的個個地方都布下去,這樣有人闖進來,自己能第一時間察覺到。

    白月躺在書桌上:“我不敢睡,我這么帥,萬一出個好歹,可怎么辦啊,你還會要我嗎?”

    江小廚沒好氣的說道:“要。”

    :“你確定,保證。”

    江小廚蓋好被子:“確定保證。”

    白月撒嬌的繼續追問:“有多確定,多保證?”

    江小廚拿出兩個金豆子,對著燈火發射出去,房間內頓時黑了下來,伸手不見五指。

    白月繼續追問,江小廚不耐煩的說道:“趕緊睡覺,明天我們去調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廚你對這種事感興趣啊,好啊好啊,我陪你一起。”

    :“那你趕緊睡,養足精神了,我們才能抓到盜賊。”

    白月蓋好毯子:“小廚晚安?”

    :“晚安。”

    第二天天不亮,江小廚已經在廚房忙活著了,早飯煮了白粥,做了黃金燒麥,豆沙包,蒸了排骨,做了很多好吃的,老徐買了一些新鮮的蔬菜,剛回來,有些意外:“少夫人。”

    江小廚尷尬的笑起來:“阿月教你這么叫的吧。”

    老徐呵呵笑了起來,白月回來之后,老徐為了方便后期的稱呼,就問了白月一嘴,不想白月直接讓老徐稱呼江小廚為少夫人:“是的,少夫人以后這種事情,我來做就好了?”

    :“沒關系,我喜歡做飯,做飯使我很開心,心情很平靜,忘記一起的煩惱。”

    :“好香,不知道少夫人準備了什么?”

    :“等一下一起吃,不過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少夫人,我聽著別扭,你叫我小廚好了,而且我跟阿月現在還算是普通的朋友。”

    老徐呵呵笑了起來:“普通的朋友能領到家里來。”

    江小廚冷著臉,老徐把剩下的話咽到肚子里面:“我買了一些蔬菜,您看我能做點什么呢?”

    江小廚指揮老徐清洗了一些蔬菜,又炒了一個雞蛋,拌了一個西紅柿,老徐端著飯菜來到正廳。

    白月江小廚入座之后,老徐依舊站著,白月夾了一塊排骨在自己的白粥里:“老徐你也一塊坐下吃點吧。”

    :“這,不和規矩。”

    :“咱們家沒有那么多規矩,坐吧,一起吃點,我們還有一些事情想要問問你。”

    老徐這才坐下,江小廚盛了一碗白粥放在老徐面前,老徐兩只手接了,小心翼翼的吃著。

    江小廚問道:“老徐,你是不是知道這個采花賊是何人?”

    :“他是沖著我來的。”

    白月給江小廚剝了一個雞蛋,放在她的碗里:“為什么?”

    :“想來你也是知道我曾經是做什么的,我是個盜墓賊,游走于各大皇陵之間,不論是人,還是妖,只要我聽說里面有好寶貝,我就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去把他偷出來,據為己有。”

    白月點點頭:“是的,聽你說過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