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穿越 > 月下美食 > 都402章 五味山莊

都402章 五味山莊


    白月搖搖頭:“不知道冰螢今天好些了沒有,我去看看?”

    白月來到冰螢的房間,冰螢坐在床頭正看著手中的書本:“阿月,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啊。”

    白月坐在茶幾旁,自己倒了一杯茶:“冰螢,我不明白,小廚為什么不能接受我的師姐難道說就是因為我曾經……哎,算了,你什么都不懂。”

    冰螢合上書籍:“你倒是說說,你曾經怎么了,我比你大,有什么不懂的,你直接告訴我吧。”

    :“我想讓小廚接受我師姐,但是小廚很抵觸,就好像遇見仇人一樣。”

    :“那小廚為什么那么抵觸你的世界呢?”

    :“因為我以前跟師姐提親過,不過被拒絕了,但是現在我是真的對師姐除了姐弟情誼,沒有別的。”

    :“難怪小廚會生氣,你們吵架,我在這屋就聽到了。”

    白月一臉歉意:“對不起啊,吵到你了?”

    :“我這幾天生病,跟你這個師姐很少打交道,也不知道你這個師姐真是人品如何,真的沒有辦法替你說話。”

    :“我師姐人很好的,善良溫柔,善待小動物,從來沒有見過她那么善良的人?”

    :“善待小動物這句話你最好不要在小廚面前說,小廚是廚師,做菜的關鍵是什么你知道嗎?”

    :“廚藝。”

    :“錯是食材,食材分肉和素,說到肉,你想到了什么?”

    :“小動物。”

    冰螢點點頭,繼續說道:“是啊,小廚是個廚子,天生不受小動物待見,你說這話,不是誠心刺激她嗎。”

    白月一個腦袋兩個大:“那你說,我要怎么辦,小廚才能跟我師姐握手言和,不再跟我鬧了?”

    冰螢搖搖頭,重新打開書籍:“那我沒有辦法了,你自己看著辦了。”

    白月托著下巴:“說跟沒有說一樣,你什么都幫不了我。”

    :“最起碼我是一個合格的聆聽對象啊。”

    白月給冰螢號了脈:“好轉了一些,注意保暖偶爾也在屋里轉轉。”

    :“好好好,白大夫既然都這么說了,我還能說什么呢,照做就是了。”

    江小廚看著手中師傅給自己寫的信,猶豫良久,站起來把自己的衣服都收拾了起來,裝在箱子里面,白月把酸果切成片,放在風口上面,冷風凍干之后收起來,看著手中的酸果片,白月靈機一動,匆忙來到江小廚的房間:“小廚,我想明白了,冰靈芝雖然藥性猛烈,但是如果我每次給冰螢吃一點,積少成多,說不定能把冰螢的身體給養好哦。”

    江小廚拍著巴掌:“說的對啊,阿月你真聰明。”

    白月洋洋得意:“那是當然的了,我現在就回去準備,你幫我找個容易導熱的茶壺來。”

    :“好嘞。”

    江小廚低頭翻箱倒柜尋找自己的茶壺,白月看著江小廚收拾起來的衣服物件,心下一沉:“小廚,你真的要走啊。”

    江小廚本來興沖沖的找茶壺,聽白月這么一說,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全部僵硬起來:“阿月,謝謝你照顧冰螢,我這一次是真的要回去了。”

    白月擋在房門門口:“我不同意,你不許走,我跟你道歉,別走了吧。”

    江小廚拿出一套茶壺:“這一套吧。”

    白月按著江小廚的手:“求求你了,別這樣好不好。”

    江小廚也不想在鬧下去了,解釋道:“我師父要成親了,我要回去喝喜酒。”

    :“不行。”

    江小廚拍著桌子:“我師父一輩子就這么一次,我怎么不能回去了?”

    :“冰螢的身體根本受不了你的舟車勞頓好不好,而且荒莽區距離咱們家那么遠,你要謀殺啊,還有有預謀的。”

    江小廚點著白月的腦門:“你胡說什么啊,冰螢先讓她留在這里,過些天我就回來了。”

    :“爺爺年紀也大了,也不適合舟車勞頓。”

    :“所以啊,你就留在這里照顧他們吧,我很快回來。”

    江青先生聽江小廚說,要獨自一人離開荒莽區,回巫靈宮給師傅祝壽,心里猶豫,雖然最近對汪玉竹的好感大增,但是以防萬一,江青先生還是拒絕了讓白月留下的打算:“你們兩個一起去吧,剛好帶白月回去,就當是見家長,看丈母娘了。”

    白月點點頭:“對對對,帶我回家吧。”

    :“可是爺爺,這里這么危險,你們三個,老的老,小的小,怎么照顧自己啊。”

    :“不是有你爸在嗎?”

    江小廚問道:“我爸呢,又出去鬼混了。”

    江青先生剛笑出聲音來,江小廚腦袋上重重挨了一擊,五體投地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

    江一夏吹著拳頭:“越來越沒有規矩了。”

    江青先生白月驚呆了,呆呆看著江小廚挨了一頓打,沒有一個人敢替她出頭。

    江一夏整理著衣服:“我餓了。”

    白月扶起江小廚,江小廚捂著腦袋:“爸,好痛的。”

    白月替江小廚揉著腦門:“這樣會不會好一些。”

    江小廚點點頭:“還行。”

    江青先生坐在江一夏對面,笑嘻嘻的說道:“一夏啊,小廚要回家去慶祝她師傅大婚,這幾天就麻煩你照顧我們了?”

    :“她師傅終于嫁出去了。”

    江小廚撅著嘴巴:“爸,你什么意思嗎?”

    白月解釋道:“小廚的師傅跟她本來就差不了幾歲,她師傅這個年紀成婚很正常。”

    江青先生指揮著白月他們兩個趕快去準備晚飯,江小廚揉揉腦門:“想吃點什么啊?”

    :“宮燈魚絲”

    江小廚嘴角露出一抹的微笑:“知道了。”

    宮燈魚絲最是考驗刀工,這道菜的特點講究一個鮮,一個嫩,一個滑。

    江小廚抓了一條鮮活的桂魚,洗干凈,去骨,魚肉切成細絲,加入鹽,加入蔥姜蒜拍碎切末,黃酒、生菱粉攪拌均勻,紅椒、青椒切絲備用,鍋中倒入一些花生油,燒制五分熱,把魚絲放入鍋中,稍微炸一下,考慮到魚絲很細,很容易便熟了,江小廚把魚絲撈出來,另外取一只趕緊的鍋,加入一些油,蔥姜末倒入鍋中,炒出香味之后,加入高湯提鮮,最后是勾芡,攪拌均勻之后,出鍋。

    江小廚把宮燈魚絲放在江一夏面前:“爸,那我就慶祝我師父大喜了,你放心,立冬左右,我就回來了。”

    :“你去吧,玩的開心一點。”

    :“好嘞,那我去收拾東西了。”

    江小廚白月兩個回屋收拾了東西,至始至終,汪玉竹就是一個外人一樣在一旁干看著,插不上一句話,就看著江小廚帶著白月離開了。

    不過汪玉竹也不著急,不過兩個月罷了,這兩個月自己剛好跟藍蝶,冰螢,江一夏,江青先生搞好關系。

    走之前,白月帶了一盒酸果片作為賀禮,一路上江小廚一句話不跟白月說。

    白月趕著馬車,江小廚一句話不說話,白月有些忍住不:“小廚,這一路還長呢,跟我說句話唄。”

    :“沒什么好說的。”

    :“你還生氣呢?”

    江小廚蓋好被子,不在理睬江小廚,白月見江小廚不愿意跟自己說話,也不在堅持什么?

    如此走了七八天,天空開始慢慢下起冷雨,無奈之下,江小廚說道:“這里距離藍海灣不遠,我們去哪里避避雨吧,我師父曾經在哪里買過一個宅子。”

    :“藍海灣啊,我也很久沒有回去過了。”

    :“你去過藍海灣啊。”

    白月點點頭,駕著馬車,一天的功夫來到藍海灣,藍海灣風景如畫,雖然只有五百里的面積,卻有大大小小二三十個山莊。

    來到藍海灣下,江小廚從馬車上跳下來,兩個人來到巫靈宮的山莊,進去之后,便有負責照看山莊的下人上來,安頓了馬車,江小廚白月兩個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喝了一些姜茶驅驅寒。

    :“阿月,你知道藍海灣最漂亮的山莊在哪嗎?”

    白月搖搖頭,江小廚說道:“是山上那座最大的山莊,叫五味山莊,我們家這個山莊如果不是有個土財主破產了,被我師傅及時抓住機會,重金買下了這個山莊,也不可能在這里置辦產業,而山上那個五味山莊在八年前換了一個主人之后,住了半年,熱鬧了半年,就一直空置著,一夜之間里面的人全都搬走了,里面只剩下一個花農,那個花農少了一只眼睛,瘸了一條腿,但是別小看那個花農哦,功夫十分了得,修為深不可測,我師父閑的沒事了,就會上去找他切磋武藝,不過我師父每次都輸,當然了,我師父還有另外一個目的,打敗了那個花農,收購五味山莊,五味山莊坐落在青海灣最高點,風景特別漂亮,閑著沒事,我跟師傅就坐在人家墻頭,欣賞風景。”

    白月苦笑了:“你師父就那么想要上面那個山莊啊。”

    江小廚點點頭:“可惜了,我師父說,這里的山莊是按著二十八星宿布局的,誰能在這里買下一座山莊,如果不是因為缺錢,是萬萬不會把它給賣掉的。”

    :“是嗎?”

    :“阿月等一下我們再去山上看看,看看哪家的主人回來了沒有,我想替師傅把他買下來,作為禮物送給她。”

    :“不可能了,那個山莊是給一個死人買的,怎么可能會買?”

    :“阿月你在說什么?”

    白月搖搖頭:“小廚我都不知道我們兩個距離竟然這么近。”

    江小廚掐了白月一下:“是啊,多近啊,伸手就夠著你了。”

    :“這雨好像又大了,我們進去吧,外頭挺冷的。”

    江小廚點點頭,兩個人回到房間,午飯已經準備好,是燒烤,端上來一個火盆,江小廚慢慢烤著羊肉,一邊看著窗外,雨越下越大,江小廚打了一個哈欠:“這雨什么時候停啊。”

    :“秋天的雨,不會下太久的,只是小廚,后天你去看看我姥爺吧,他會很高興的。”

    江小廚取下烤好的羊肉,剪成小塊:“你姥爺住在這里啊。”

    白月點點頭,臉上有些失落,江小廚把烤好的羊肉遞給白月:“怎么了,不高興?”

    白月搖搖頭:“沒什么,吃肉吧。”

    江小廚明顯察覺白月自從踏入藍海灣,就有些打不起精神來,很愁悶的樣子,當下也不敢多問,只等白月自己從里面走出來了。

    飯后,白月帶著江小廚來到山上的五味山莊,江小廚拍著房門,那個瞎眼的瘸子來看門,看到白月,轉身朝著里面走去。

    白月拉著江小廚的手走進去,江小廚打量著五味山莊,雖然天氣漸漸變涼了,但是這里面依舊是姹紫嫣紅的,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精心收拾過了。

    白月帶著江小廚來到一個祠堂,祠堂里高高擺著一個靈牌,白月拿了三只香,點燃之后,恭恭敬敬的對著靈牌磕了幾個響頭。

    江小廚有些意外,這座師傅心心念念想要的山莊,竟然是白月的。

    白月磕完頭之后,來到江小廚面前:“給我姥爺磕個頭吧。”

    江小廚點點頭:“應該的,應該的。”

    江小廚來到靈牌前,拿了三株香,點燃之后,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便退出來了。

    瞎眼的瘸子端著煤油走進來,白月接在手里,替長明燈加了一些油,便直接退出來了,走了半日,來到一個距離祠堂最遠的地方,白月停了下來,扶著柱子捂著胸口,江小廚跟著白月走了半日,這個院子真是大啊,走了半日還不見圍墻。

    江小廚扶著白月:“你還好吧。”

    白月眼睛濕漉漉的,不住的搖頭:“沒事,我沒事,我就是有點難受。”

    江小廚扶著白月的肩膀:“你要是難受,就哭出來,哭出來就好了。”

    白月把頭埋在江小廚肩膀上,嗚嗚嗚的哭出聲音來:“我還沒有來得及孝敬他,他就走了,他就住了半年,他就走了,你明白嗎,你明白嗎,所以我不想回來,我不想回家,你明白嗎,明白嗎。”

    江小廚連忙說道:“我知道我知道,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也曾經失去過我最親近的人。”

    江小廚是真的明白這種失去親人的感覺,五味山莊之所以熱鬧了半年就冷清下來,閑置著一個院子,無人住,江小廚終于明白為什么沒有人找到五味山莊的主人,因為白月從來都沒有回來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