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穿越 > 月下美食 > 第401章 江白吵架

第401章 江白吵架


    姬長生不想檬瓏,檬瓏是一個急性子,有事立馬去做,而姬長生就想的多了一些,可能跟從小的經歷不一樣,姬長生小時候沒有父母的保護,一切只能靠自己還要養活自己年幼的妹妹,受了委屈還要權衡其中的利弊,檬瓏不一樣,巫靈宮被檬瑤管的很好,她從小的生活就是無憂無慮,受了委屈立馬反抗:“不就是一個情敵嗎,如果你小徒弟能自己挺過去了,以后他們在怎么鬧,也沒事,你的小徒弟也能從這一件事中得到教訓和經驗,還有我們馬上就要成婚了,到時候把他們叫過來,看看情況,是在不行,及時止損,就不讓他們兩個回去了,多在家里住一些天,你覺得呢?”

    檬瓏長長舒了一口氣:“就按你說的辦吧。”

    江一夏回到中華一廚,就直接朝著自己住的房間走去,江青先生攔著江一夏:“我說,你又去哪里鬼混了,現在才回來。”

    :“到底什么事,我一回來,你就這副表情看著我。”

    江青先生當然很著急了,這是自己的乖孫誒,能不著急嗎。

    :“不就是一個情敵嗎,你至于嗎?”

    江青先生氣不打一處來:“合著不是親生的,就是不心疼啊。”

    :“我累了。”

    江一夏說著,回到房間,推開房門,江青先生還想要說什么,江一夏已經把房門給完好的關上了。

    江小廚收到了檬瓏的回信,再過兩個月,檬瓏姬長生大婚,邀請江小廚白月兩個回去。

    汪玉竹來到廚房,江小廚正準備著糖蒸八寶飯,汪玉竹看著江小廚嫻熟的準備飯菜,夸獎道:“真是好呢,難怪喜歡你,看樣子,做的真不錯。”

    :“謝謝?”

    :“說起來阿月這個人吧,也是個小壞蛋呢,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

    江小廚心里疑惑:“你這話什么意思。”

    :“阿月十五歲那年,我十七歲,在我們老家,十七歲還沒有嫁人,就算是老女孩了,但是我父母開明,什么都聽我的,我不想嫁人,一心想要專研醫術,所以他們同意了,我生日那天,阿月向我父母提親了。”

    江小廚手下動作一停頓,汪玉竹見狀,又繼續說道:“阿月是個窮小子,但是有時候又有些心不天高,一心想要改變自己貧窮的出身,但是我在乎的從來不是一個人的出生,而是人品。”

    :“那你還來找他。”

    :“我說了,阿月屬于那種好奇心很重的人,得到了,又往往不會珍惜,曾經他為了得到一本失傳的醫術,省吃儉用,把自己都買了,好不容易得到了,卻又不知道珍惜,看過之后,就給扔了。”

    汪玉竹說到把自己都買了的時候,心里很是好笑,就像是說一個笑話一樣,但是江小廚卻沒有笑,怎么都感覺她是在炫耀,炫耀自己跟白月的青梅竹馬,反而自己就是一個第三者一樣。

    江小廚做好了糖蒸八寶飯,端上餐桌,白月自己盛了一碗:“我最喜歡吃小廚做的飯了。”

    白月說著,大口吃了一口飯,汪玉竹也吃了一口:“好咸。”

    白月倒了一些清水在碗里:“這樣就好吃了,沒事啊。”

    江小廚摔了筷子:“我不吃了。”

    白月看著江小廚跑上樓的背影,心里疑惑:“這是怎么了,飯確實咸了一點,但是味道不錯啊。”

    藍蝶喝著蜂蜜水,江青先生搖搖頭:“我這個孫女,平日里被我們寵壞了,你別見怪啊。”

    汪玉竹搖搖頭:“是我錯了,我不應該說菜咸了的。”

    :“沒事沒事,兌點清水吃更好吃。”

    白月有些不放心,飯后自己拿了一些小點心上樓,江小廚把自己反鎖在房間里,任憑白月怎么敲門,就是不開門。

    :“你到底怎么了,開門啊。”

    江小廚坐在茶幾旁邊,端正坐著一句話不說。

    白月蹲在房門口:“你別不說話啊,我錯了好不好,以后不管你把飯菜做成什么樣子,我都吃,一句抱怨都不說好不好。”

    江小廚哽咽著說道:“是,我做的飯菜不好吃,我除了做飯什么都不會,哪里比的上你的師姐啊,人美醫術高明,又會做飯,還富有愛心,我就是個劊子手,整天殘殺小動物,你找她去啊。”

    白月一頭霧水:“你沒事吧,在說什么啊,我找她做什么啊,我都有你了。”

    江小廚強忍著心中的委屈,端正坐著,一句話不說,白月拍著房門:“你能不能先把門打開,我們好好聊聊,我到底哪里惹你生氣了,我們當面說清楚好不好,我錯了,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你多好啊,你怎么可能會犯錯呢,我不過是一個備胎,哪里敢勞煩白月閣下給我認錯了,小女子幾斤幾兩,我自己還是很清楚的,實在是擔不起您的道歉。”

    :“你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

    :“是啊,我無理取鬧,哪里比的上你親愛的世界,又端莊,又懂事的。”

    白月不想跟江小廚吵架,放下食物:“飯菜我房門口了,你愛吃不吃。”

    :“你給我滾。”

    白月站起來,直接走了,汪玉竹故意撞上白月:“怎么了這是,生這么大的氣?”

    白月看著自己世界,江小廚確實有些無理取鬧了,自己世界哪里得罪她了,至于這么大的敵意嗎?

    :“沒什么,今天讓你見笑了,小廚平時不是這樣子的。”

    :“我知道,看來你真的很喜歡江姑娘呢,處處替她說話,不過我也好佩服江姑娘啊,那么堅強,一個人也可以活的很好,不像我,自從我父親去世之后,我就特別沒有安全感,直到遇見了你。”

    :“我們是師姐弟,也是一家人,有什么師弟可以幫忙的,師姐不要客氣,只管說好了。”

    :“其實我知道,我留在這里讓你很苦惱,只是我真的沒有地方去了,家,已經不是我的家了,他們還是我的親族,是我的親叔叔伯伯,還不如你對我好,我聽說你在荒莽區,所以特意來找你,如果不是遇見了你,我恐怕現在已經堅持不下去了。”

    白月看著一向堅強高傲的師姐在自己面前流露出柔弱的一面,很是心疼:“師姐大可以放心的在這里住著。”

    :“可是這中華一廚畢竟是小廚的地盤,如果她不愿意。”

    :“沒事的,這中華一廚我也出了一半的力呢,我去說服小廚好了,小廚很善良的,也一向很懂事,明理的。”

    :“是嗎,我要是有她那么堅強就好了。”

    :“我這就去找小廚,你等我一下啊。”

    白月再一次找到江小廚,江小廚依舊是果斷的拒絕了白月:“沒戲。”

    :“小廚,你這就有些不講道理了,你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你以前可是很懂事,很明理的。”

    江小廚冷笑一聲:“不好意思,我沒有你想想的那么完美,你要是想讓她留下來,好啊,我走就是了,反正這中華一廚也是你出錢蓋得,您才是主人,我不過是寄人籬下罷了,你想讓誰住,就讓誰住,我算老幾啊。”

    白月心里有氣,卻又被江小廚堵得說不上話來,江小廚又說道:“我師父來信了,讓我回家。”

    :“那你還回來嗎?”

    :“這里又不是我家,怎么能說回來呢,頂多算是來了,來了就又走了,反正我也是一個客人嗎?”

    白月心平氣和的跟江小廚說道:“你別這樣,我們好好談談好不好,你為什么那么不待見我師姐,她哪里得罪你了,你告訴我,會不會中間有什么誤會呢?”

    :“沒什么誤會,我問你,你是不是跟你師姐提親過。”

    白月心虛:“你……你怎么知道的。”

    江小廚翻著白眼:“您的白月光來了,我還不是乖乖讓位,待在這里惹人嫌嗎?”

    :“誰嫌棄你了,我是跟師姐提親過,但是師姐拒絕我了。”

    江小廚哈哈笑起來:“她拒絕你了,如今又巴巴的找上來,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什么意思。”

    白月總算是明白江小廚為什么生氣了,自己也不高興:“你還說我,我追你的時候,你不也是有自己的白月光嗎,心心念念滿腦子都是你的邱露白。”

    江小廚心里有氣,白月又這么說,雖然說得是事實,但是江小廚心里就是不痛快:“是啊,我當初就是喜歡他,怎么樣,要不是你死纏爛打的,怎么趕都趕不走我會留你。”

    :“那憑什么你就可以有一個白月光喜歡的人,我就不能了,我跟你說,師姐是我爹初戀不錯,但是當初我喜歡她也是因為她像媽媽姐姐一樣照顧我,所以我才喜歡她的,后來我想明白了這一點,但是你呢,你對邱露白是什么感情,恐怕你現在心里還在想著他吧。”

    江小廚被白月懟的不知道怎么反駁,索性你說什么就是什么了,大聲承認道:“沒錯,你說對了,我就喜歡他,我現在還喜歡他,心心念念戀著他,連做夢腦子里都是他,你能拿我怎么樣?”

    白月被江小廚氣的心口堵得慌,白月沉思了一會兒,反駁道:“那你要我怎么樣,我說也說了,她是我師姐,如今她走投無路,我幫她一下怎么了,如果是你的師兄師姐走投無路,來投奔你,你會怎么做。”

    :“你師姐手藝那么好,能餓死她嗎,需要你假好心。”

    :“什么叫假好心,我師姐一介女流之輩,這個世界有多么歧視女性,你要她一個人在這世界的亂流之中如何自處,她不是你沒有你那么堅強,那么理性。”

    :“我堅強,我的處境比她還差,我爹是江一夏,我一出生,世人都覺得我是魔女,我就應該死,我難道比她的處境好嗎?”

    :“可是你有你師父保護啊,你師父那么疼你,她呢,一出生母親就難產去世了,跟著師傅相依為命,很小很小的時候就要跟著師傅四處行醫才能養活自己,還要照顧自己的父親。”

    :“我一出我爹媽就不要我了,我爹不把我撿回家我就死掉了,我五歲我爹就被人逼死了,十二年,十二年我一直以為我爹會到巫靈宮接我回家,你明白我知道我看到我爹尸體的那一刻我有多無助嗎,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難過嗎,我什么都沒有了,我天都塌了,可是我還有要好好活著,因為沒有人替我撐起一片天?”

    江小廚說著,眼淚情不自禁的流出來:“你以為我愿意堅強啊,我只是不想被這個世界逼死,我想好好活著,我爹也希望我好好活著,誰愿意天生就堅強,如果有人愿意替我遮風擋雨,我寧愿自己沒出息的過一輩子,每天吃吃喝喝玩玩樂樂,高興了撒個嬌,不高興了發個小脾氣,可是我能嗎,我失去了火螢,我爺爺年紀大了,冰螢身體又不好,我每天都活的提心吊膽的,生怕他們有個三長兩短的,但是我不能亂,我是他們的支柱,如果我倒下了,他們怎么辦。”

    白月看著江小廚眼淚不住的往下流著,白月第一次見江小廚在自己面前哭訴,心里很是心疼,小廚這一生也是很悲劇的:“對不起,我知道你不容易,我也沒有要求你一定要養活我師姐一輩子,你只需要讓我師姐在這里住一些天,等她從陰影里面走出來,我們在送她離開可好。”

    江小廚趴在桌子上:“你出去吧,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

    看著不住抽泣的江小廚,白月站起來,汪玉竹正給江青先生按摩肩膀:“阿月,小廚不愿意啊,我看我還是走吧。”

    白月搖搖頭:“沒事,你就先住著吧,小廚最近心情不好,不是針對你的。”

    :“我知道,小廚姑娘是個善良的姑娘,我相信你,爺爺,我等一下給你做一個三鮮湯,這是一道藥膳,正適合冬天手腳發冷的人喝。”

    :“那就麻煩了?”

    :“不麻煩,我這就去準備。”

    江青先生拉著白月的手,欲言又止,不知道該怎么說,最后開口說道:“其實把,這件事怪我,是我把小廚給引導錯誤了。”

    :“這件事跟你沒關系。”

    :“小廚呢,飯吃了沒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