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古代言情小說 > 三國之小兵傳奇 > 第980章 諸葛亮獻策

第980章 諸葛亮獻策


    劉表聞言大喜,便已經聽出來人是誰,卻正是徐州牧劉備劉玄德,當然時至至今,劉備只是徒具虛名的徐州牧,而此時劉備正在征討反賊袁術,按道理應該說正在汝南郡的期思一帶,正準備兵進九江郡,又怎么會忽然出現在此地呢?此事說來卻是話長,卻說當日劉備被趕得狼狽,好歹屯兵在富波期思一帶,正好于來投奔的諸葛亮匯合在一起,在諸葛亮的幫助下暫時站住腳跟,有關羽張飛趙云相助,攻克了寥縣陽泉安豐和安風諸縣,隨即又破了下蔡,直逼袁術所在的壽春。

    只是后來聽到劉表請十萬大軍攻劉巖的消息,這一日在安風說起此事,諸葛亮便只是搖頭嘆息,劉備不解,便問道:“軍師,不知為何說起景升公劉巖,你便是嘆氣不已,莫非其中還有什么變故不成?”

    諸葛亮看了一眼劉備,心中卻是轉了無數念頭,卻是忽然一動,眼中一亮,到是想到了其中的一個問題,吁了口氣,這才沉聲道:“主公,我是替劉景升嘆息,劉景升起兵十萬,若是一路大軍走安眾育陽一線,直取宛城,當可馬到成功,只以優勢兵力硬碰,劉巖兩萬兵馬自然不敵,卻不許去理會其他,不過今日聽聞劉景升兵分三路,這卻是自找麻煩,何況劉景升自領五萬大軍要走博望攻宛城,還想來個四面合圍,殊不知詞句卻是便宜了劉巖,劉巖何等人物,手下又有龐士元和賈文和這樣的謀臣,又有典韋張遼甘寧這樣的武將,還有活躍的暗間相助,劉景升根本就不是對手,如果依靠兵力的差距還能有一勝,但是如今分兵,卻是正中劉巖下懷,何況——”

    “何況怎樣?難道景升兄還有危險不成?”劉備臉色微微一邊,卻是有些不相信,遲疑了一下:“景升計謀無數,當年單槍匹馬便收服了荊州,也多有提兵破敵,如今五萬大軍又怎么會輕易敗亡呢?”

    輕輕搖了搖頭,諸葛亮嘆了口氣:“主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雖然劉景升兵多勢眾,但是此人其實不擅行軍打仗,原來就算是獲勝,也是因為沒有遇到真正的會打仗的高手,何況荊州除了張羨造反之外,并沒有太大的戰事,而這一次卻沒有將他手下最是能征善戰的文聘帶來,況且劉景升此人,并不聽人言,一向喜歡自己決斷——”

    頓了頓才嘿了一聲:“再說這一次劉景升走博望就是最大的錯誤,劉巖又怎么會不在博望坡設下埋伏,若我所猜測的不錯的話,這一次劉景升只怕是要敗亡博望坡了,若論政治計謀劉景升或者不輸劉巖,但是若是說起行軍打仗的話,劉景升卻是大大不如劉巖,這一次是必敗無疑。”

    見劉備還是不敢相信,諸葛亮微微一笑,只是搖了搖頭:“主公,留言此人我曾經研究過他,都說劉巖不過走了運,才能成為天下諸侯的強者,但是咱們好好看看劉巖成長的道路,自從一出現,千里進并州,而且是所有人都不愿意接手的朔方郡,單憑幾百人就和鮮卑部落扛上了,不但是逢戰必勝,而且是越打越強大,這種人物怎么能是一般人,可以說這個劉巖,在具體的戰術上絕對是一個天才,試想一下,此人一直是以少勝多,看似每次都是硬拼的,但是為何每一次都是大勝,那不然是用盡了無數心計,由此可見,此人并非莽撞之輩,而是一個心計手段超絕的人物——”

    說起這些,諸葛亮臉色也變得陰晴不定:“這還不算,我觀察過此人,他取朔方看似冒險,卻是深思熟慮的,雖然當時天下大亂,但是如他這等白丁,也只有朔方這種苦寒之地,而且又是久受外敵騷擾的地方,但是正因為是這種地方,此時無論是太守縣令都沒有任職的,聽說那些派往此處的官員,甚至寧可辭官不做,也不肯去上任,正是沒有這樣,劉巖拿下朔方根本就沒有人阻撓,而后來去了長安,在天子面前,也因為對抗外敵有功,而成功的成了匈奴中郎將,雖然不算高管,但是最少有了一個名義,此后有攀上董卓,即便是占據了并州全境,也沒有引起多大反彈,此后的事情就不用再多說了,畢竟氣候已成,誰也拿他沒辦法了,不過再觀此人雖然野心之大,卻一直沒有造反,此人的心計智謀又怎么會是一般人,便是縱觀天下英雄,又有幾人能和他相比的。”

    不由得嘆了口氣,其實諸葛亮這么研究劉巖卻也是有原因的,原來當初劉巖來請諸葛亮,諸葛亮卻因為劉巖的身份而不愿意投效,但是后來劉巖氣候已成,讓諸葛亮更是后悔不已,當時還盼著有其他人來請自己,結果足足等了一年多,卻始終沒有人來請他,這讓諸葛亮也是心浮氣躁,不然如劉備這樣的落魄之人來請他,換作從前,諸葛亮只怕還不愿意投效,但是到了此時,諸葛亮已經實在是沒有信心在等其他人了,何況這些日子以來,諸葛亮也曾使者和劉表劉璋接觸,可惜人家根本不答理他這個茬,也是如此,諸葛亮才會答應出山幫助劉備,說是為了宏圖大業,卻也是無可奈何之事,劉備又怎么能知道諸葛亮心中的怨念。

    當然這些事情諸葛亮是不會說的,也丟不起這個人,不過這番話卻讓劉備很是贊同,想起當初和劉巖匆匆見了一面,劉備只是嘆了口氣:“是呀,劉巖此人絕不簡單,當初我曾與他見了一面,雖然那般情況治下,此人還是不慌不亂,而且身邊之人更是愿意為他賣命,再說即便是流落到冀州清河國,卻還是隱姓埋名,單憑一己之力又將清河國抓在手中,收攏了一批忠實的手下,便是現在那些人還在為劉巖賣命,此等人物那里是平凡之刃,且不說心計如何,能夠禮賢下士,能夠待兵卒如兄弟,于兵卒同吃同睡,聽說到如今也過得很簡樸,此等人物若是不能出人頭地那也真是——”

    一時間兩人都有同感,沉默了片刻,諸葛亮才嘆了口氣:“是呀,這一次劉巖一定會在博望坡那里埋伏,我曾經走過那里一次,絕對是埋伏的最好位置,如果我所猜得不錯,劉巖無外乎火攻或者水攻,不過火攻的可能性太小,那么必然是水攻,開山屯水,或者別人不行,但是劉巖沒有問題,劉景升必然是忘記了劉巖的霹靂神火炮。”

    劉備一驚,卻是失聲道:“如此說來,那景升兄豈不是危險至極?”

    諸葛亮點了點頭,皺了皺眉頭道:“正是如此,這一次劉景升怕是有性命之憂,所以我全助攻不如暫時安守此地,提一隊兵馬去救劉景升,正可借此入荊州,如是劉景升這一次命喪此地,主公便可用些手段,將荊州取在手中。”

    “這怎么可能,我與景升同宗兄弟,況且景升帶我甚厚,我又怎么能惦記景升的荊州呢,這件事休要再提。”劉備臉上現出一絲不悅,只是心中所想如何,卻沒有人知道。

    劉備話音落下,只是朝一旁轉頭,心中卻是一陣心潮澎湃,荊州和徐州可不一樣,徐州四戰之地,而且家族勢力盤根錯節,而劉備控制時間尚短,實在沒有辦法掌握,況且徐州不過三四萬兵馬,周邊卻都是強敵,四面來攻,但是荊州不同,西面是益州,六張此人沒有對外擴張的心思,而東面卻是孫策,但是揚州未定,孫策也沒有精力對付荊州,至于交州,好像根本就沒有人考慮。

    拿下荊州,劉備也不是不動心,但是劉表真的那么好對付嗎,再說就算是用手段拿下荊州的話,那必然會引起劉表勢力的反彈,到時候卻還是麻煩,正是因為胡思亂想,劉備才沒有注意到諸葛亮眼中的那一抹惱怒,諸葛亮心中的這個別扭呀,輕嘆了口氣,卻只是低聲道:“若是劉景升一但死了,荊州便成為無主之地,他的兩個兒子此時還沒有長大,又怎么能負擔起荊州的重擔呢。”

    “再說荊州如果沒了劉景升,那必將一團糟,主公即便不去荊州,也自然是別人去了荊州,主公宅心仁厚,必然會善待百姓,換做別人的話卻不一定會如何,為了荊州百姓,主公不能猶豫呀。”說著,諸葛亮站起來,朝劉備一鞠倒地。

    這讓劉備很煩惱,只是擺了擺手:“這件事情還是不要說了,這樣吧,發兵三千,讓二弟三弟隨我前去,此地交給軍師和子龍,我們去救援景升兄。”

    隨即第二天一早,便趕往博望,只是從安風趕往博望,雖然不說千里迢迢,卻也是幾百里的路,劉備緊趕慢趕,卻終于趕在劉表敗退的這一天趕上了,也許還能早來一刻,不過那誰知道呢,終歸是在劉表負傷之際趕到了,如果不是劉備趕到的話,劉表遲早要被甘寧擊殺或者抓獲,但是畢竟趕上來,眼見劉表就要被甘寧擊殺,劉備只是高聲道:“二弟三弟,快些去救景升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回目錄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