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古代言情 > 虞見阿籠 > 正文 第48章 消失

正文 第48章 消失


    流云與靈惠醒來,才發現自己在王爺的書房,想起自己暈倒前的不對勁,這是怎么回事,王妃不會有事吧?

    門被人從外面打開,顧夏虞走了進來,兩人看見他的臉色很是駭人,眼下一片青黑,渾身散發著冷氣。

    “王……爺?”流云與靈惠跪在地上,這是怎么了?

    顧夏虞也不和她們啰嗦:“阿籠呢?”

    王妃不見了?跪著的兩人都一瞬間睜大了眼睛,流云:“王妃那日多看了兩刻鐘的雜耍,便在奴婢們的勸說下,上了馬車。后來,我們與王妃在車上說鬧,再后來,馬車就停了。”

    靈惠點點頭:“馬車停了,流云便掀開簾子看,隨后她說不對勁,奴婢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就問她,剛說出兩個字,奴婢便覺渾身發軟,便昏了過去。”

    流云:“是的,王爺,我掀開簾子看見外面的侍衛都不見了,剛進來與王妃靈惠說了句不對勁,隨后便昏了過去,我迷迷糊糊間聽到了像蜜蜂的聲音,便什么也不知道了,醒來便發現在這里了。”

    “阿籠去了哪里?”顧夏虞不想知道這些,現在他就想知道阿籠去了哪里?

    “奴婢不知。”兩個人同時說道。

    顧夏虞像是在考慮她們說的話的真實性,一刻鐘后:“這件事不能傳出去。”顧夏虞看著兩人交代,隨后便讓兩人退下,一人在書房里:“阿籠,你在哪?”

    “阿籠,你在哪?”

    阿籠躺在一張馬車上,昏迷著,龍聽爬了出來,見阿籠不醒,搖了搖她的頭,輕聲叫道:“阿籠,阿籠。”

    外面的人似乎發現了什么,探頭進來望,喃喃喃自語:“奇怪。”

    龍聽變換成一個小物件,看清楚了此人的面貌:白發婆娑,精神矍鑠,最主要的是微凹陷下去的眼窩里鑲著一雙琥珀般的眼珠。

    龍聽便不敢再叫阿籠了,因為剛剛老人仿佛能聽懂自己說話,很有可能是阿籠的娘家人來找阿籠了。

    龍聽想著,還好自己今天嫌盒子太悶,跟著阿籠出來了,不然阿籠都不在了,自己還不知道呢。

    撩起阿籠的衣袖,又鉆了進去。

    “阿籠”顧夏虞站在大街上,恍惚看見了阿籠,拉住一個女子,轉過身來,卻不是。

    元節這幾日也是很辛苦,天天在大街上找到相似的背影就問。

    頭也不洗,臉也不洗,不睡不眠,不吃不喝的。元節覺得王爺要是再這么下去,不瘋都得餓死。

    拿了水囊朝著顧夏虞去:“主子,喝點水吧?”

    顧夏虞根本像是沒看見他一樣,朝著前面的人就去了:“阿籠。”

    見轉過來的不是,放了手,朝前面又去了。

    元節只好又跟了上去,拉住顧夏虞:“主子,喝點水。”

    就見顧夏虞轉過身,看著自己的雙眼滿是紅色血絲:“主子,喝水,不然她還沒回來,你就……。”不行了。

    顧夏虞拿起水囊,整個人晃晃悠悠向后倒去。

    “主子,主子”

    ……

    “阿籠,阿籠。”床上的人不停叫喚著“阿籠”兩個字,床邊守著的人是素飲,只見她轉過身:“你們怎么不好生伺候?”

    元節:“王爺根本不聽我們的,而且這次王妃是被綁了,這么找下去,實在不是辦法。”

    “這綁架之人都這么多天了,也不見來信,到底要干嘛,還不知”

    素飲:“讓她們幾個大丫鬟也出去找人,只準說是家中人失蹤,名叫阿籠,不準外傳,一有消息,立刻回來通傳。”

    素飲看向元節:“麟游他們呢?”

    “都被王爺派出去了。”

    素飲:“讓她們先不要告訴阿秋。”

    這是到了哪里?怎么這么冷。

    龍聽在阿籠衣袖里抖了又抖。

    雖然阿籠身上蓋了一層厚厚的裘衣,但是蛇這種生物本就怕冷,一到了冬季便要找個地方冬眠,龍聽也不知道自己活了有多久了,還是很怕冷。

    虞王府中,人人自危,這幾日虞王便處置了好幾個人,人人道是王妃消失了,這王爺也變得喜怒無常。

    這府中人只能進,不能出。

    大家是有苦難言。

    顧夏虞慢慢恢復了翩翩公子樣,能吃能喝,能睡,但脾氣暴躁,喜怒無常。

    這府中再也不敢提“阿籠”“王妃”這些字眼,王爺仿佛忘了王妃。

    天天出門辦了事,便在書房內。

    這孫明悠來了好幾次,都說來找王妃,素飲只好推諉說道:“皇后娘娘想王妃,便讓王妃回宮陪自己去了。”

    孫明悠覺得奇怪,但也未多問。

    轉眼,便到了十一月中旬,天漸漸冷了下來。

    韞王妃這里快生了,韞王府也進入了緊張時刻,韞王顧夏韞開始用多數時間陪韞王妃古雋毓,這天古雋毓感覺肚子疼的厲害,把顧夏韞嚇著了。

    只見顧夏韞愣在原地,動都不會動了,這娟花見了大叫了一聲:“王妃快生了,去請產婆。”

    這才把顧夏韞叫醒,趕忙抱了她,去了房間,聽著她的叫聲:“毓兒,對不起。”拉著她的手說道。

    這古雋毓看向顧夏韞身后,說道:“讓王爺出去。”

    娟花平日里覺不敢如此大膽,但小姐快生了,把顧夏韞推出了房門。

    顧夏韞站在門口,手和腳都不知道該怎么放了,只能愣愣的聽著里面的叫喚,仿佛疼在了自己心上。

    看著丫鬟一趟又躺的端著熱水進入,看見血水,顧夏韞才有了反應,硬要往里面去。

    就見產婆把孩子倒了過來,拎著腿,另一個產婆“啪”的一巴掌打在了孩子屁股上,“哇”的一聲大叫在房間里一下響了起來。

    顧夏韞緊繃著臉來到床邊,見古雋毓滿頭大汗,已經暈了過去。

    產婆這才看見:王爺怎么進來了?

    “王爺,你怎么進來了?”

    “王爺,請你先出去,等我們為王妃清理了身子,你再進來。”

    顧夏韞看著古雋毓,怒目看著她們:“你們弄你們的,別管我。”

    “可……”

    另一個產婆拉了拉她的衣袖,叫她別說了。

    這才開始弄,因為顧夏韞在身旁,這兩個產婆,動作都輕了些。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