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穿越 > 重生之嫡女不乖 > 別苑遇襲1

別苑遇襲1


    君逸之沒那么擔心,但考慮到晚兒安全,覺得自己一家子按父王的意思,這般無防范地去別苑,的確有些冒險,于是先去同大哥商議了一會兒,兄弟倆一同去前院找父王,要求留在京城之中。

    哪知楚王爺堅持要他們去別苑,“老祖宗這病來勢洶洶,住在一處,若是過了病氣給你們,反倒添負累,尤其是老二媳婦,之前就受了那么多苦,現今身子那么重了,若是再病個一場,腹中的孩子還不知會如何。”

    這個理由倒是讓君逸之遲疑了,可是父王膽子小,他也不敢告訴父王太后和陛下的身份之事,就瞧了大哥一眼。君琰之想了想道:“就算要住出去,也不必住在城外的別苑,咱們在南城區不是有一處院子么?”

    楚王爺輕嘆一聲,“城中疫癥橫行,下人們時常要出府采買,若是得了疫癥回來,不是一樣會過病氣給你們?再者,你們不知如今京城之中的局勢,現在人心不穩,還是去城外避一避比較好。”

    君琰之詫異地問道:“難道這么快就鬧得滿城風雨了么?”

    普通百姓手中沒有余錢,看病問藥又特別花錢,因而一般生病之后,多半會服些姜湯之類,自己硬挺上一陣子,直到實在堅持不住了,才會去藥房看大夫。由此,這場疫癥來得突然又猛烈,朝廷一時沒有別的辦法控制,只能將得了傷寒的病人,都隔離起來,再由太醫配了預防的藥方,散發下去,有能力的自己配藥吃,沒能力的就到朝廷安排的藥鋪里拿免費的湯藥。

    只是,為了防止相互傳染,病人隔離之后,守衛的官兵們不許病人的家人探訪,家人難免擔心病人在營房之內,能不能接受治療,會不會得到照顧,兼之得了如此嚴重的傷寒,已有不少體弱的老人和孩子病死,死者家屬難免會因此而對朝廷產生抱怨。

    現在京城之中的局勢并不是太穩,多數百姓人心惶惶,亦有一些心生怨恨的,開始鼓動四周的鄰居,去順天府陳情,要求與病患見面,要求去營地照顧生病的家人,若真被哪個有心人挑唆了起來,而朝廷又不應允,很可能會鬧大成了民怨。

    而最為倒霉的就是,此次內閣大臣們商議之后,指定楚王爺來督管疫癥之事,若是百姓們真鬧了起來,恐怕會將矛頭指向楚王府。

    楚王爺嘆息一聲,“的確,如今進出城門都要例行檢查,我給你們辦好了路條,你們且去別苑安心住上一陣子,這疫癥也鬧了大半月了,一般再過得半個來月,就能控制住了。”

    君逸之聽著就嘆息了一聲,君琰之知道弟弟不好意思開口,就替他要求多調些侍衛去別苑。

    楚王爺詫異地問道:“你們只是去住上幾日,要帶這么多的侍衛干什么?”

    君琰之道:“父王,現在得了疫癥的百姓都被隔離在城外,孩兒聽說有不少百姓不滿朝廷的隔離措施,雖然離別苑有些距離,但保不住會不會有人偷跑出來,咱們多帶些侍衛,也好防范百姓們沖撞了別苑中的女眷。”

    雖然朝廷調派了大批軍隊守衛著隔離營,可是君琰之的顧慮也不是沒有道理,楚王爺思索了一下,便道:“那就按制讓侍衛們扈從出行吧。”

    按祖制,郡王出行可有十六名侍衛隨行,而親王世子從親王級,有三十二名侍衛,一共是四十八名,此番去別苑,就將楚王府的侍衛調走了大半。

    楚王爺也沒放在心上,京城之中還有五城兵馬司和御林軍,他上折去兵部說明一下,兵部就會另調士兵過來守護王府,就算有些不滿的百姓要鬧事,也不怕他們敢沖進王府之中來。

    倒是君逸之還是不放心,各王府之中的侍衛,都是御前挑剩下的,武功不差,但也絕不是高手的對手,若是遇上殺手暗襲,四十八人也不見得能擋得住四人。他將自己的四位隨身侍衛都帶上,還去韓府和長孫府找韓世昭、長孫羽借了六人,扮成小廝隨行。

    這十人都是頂尖的高手了,君逸之這才覺得安心了些。

    回府的路上,恰巧遇到了靜雯從百珍齋里出來,挺著個大肚子,面有菜色,卻只一手扶著丫鬟的胳膊,一手還拿著一個小巧精美的楠木匣子。

    君逸之正無聊地挑了車簾往外看,從車窗里瞧見了,便讓馬車停下,將頭伸出車窗外,笑嘻嘻地打招呼,“靜雯,有陣子不見了,瞧你氣色不是太好啊。這雪都沒化呢,你就出門,不怕摔著嗎?”

    靜雯跟君逸之也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小時候的感情還好,只是成年之后,就疏遠了,加上俞筱晚的緣故,兩人之間諸多不對付,象這樣主動來打招呼,靜雯覺得君逸之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于是立即警惕了起來,一雙杏眼睜得溜圓,盯著君逸之問道,“關你什么事?”

    君逸之嘴里嘖嘖直嘆,搖著頭道,“我好意關心你呢,晚兒的胎象不知懷得有多穩,可是瞧你一臉青黃之色,想來腹中的胎兒是不大好的,你干嘛不安心在家中養胎,城中疫癥橫行,你還四處亂跑什么。”

    靜雯之所以四處亂跑,就是不想要這個孩子!

    可這一回婆婆和丈夫都盯得緊,會致小產的食物根本到不了靜雯眼前,喝了不知道多少菊花茶都不頂用,連靜雯的乳娘都要她一舉得男,好鞏固地位。

    真真是笑話,她堂堂的郡主下嫁給一個平民,還要用兒子來鞏固地位?

    可惜身邊沒人支持她的舉動,靜雯只能用這種法子來達成心愿了。

    這就是不被理解的痛苦!當下,靜雯覺得自己跟君逸之是沒有共同語言的,鄙夷地撇了撇嘴,“你顧好你的晚兒就成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君逸之搖頭笑嘆,“以前咱們是有些不對付,不過都是要當爹當娘的人了,就不能成熟穩重一點,一笑泯恩仇?我之前還跟勉堂兄打過一架呢,現在堂嫂跟晚兒不知多要好,不見面時也互傳書信。這不,這回我們去城外別苑小住,晚兒還邀上了堂嫂和堂兄呢。”

    一聽到君之勉的名字,靜雯的注意力立即就被調了過來,原本要踏上馬凳的腳也收了回來,趨近幾步,問道:“你、你說什么?你們打算去城外的別苑小住?”

    君逸之道:“是啊,城中疫癥橫行,我怕晚兒也染上了,就去別苑小住幾日,剛巧堂嫂好似也有了滑脈,就約上她一塊去,堂嫂去了,堂兄自然也會去的,他們夫妻倆感情不知多好呢。”

    感情好?靜雯只覺得一股熱流迅猛地沖入頭頂,轟得她三魂去了五魄,之勉哥哥跟那個粗鄙的女人感情好?

    君之勉成親的時候,晉王府邀請了平南侯府,可靜雯已經算是肖家的人了,而肖大勇的職位低,是沒有請柬的,她一直沒能親往新房,看清新娘子長什么樣兒,事后就向自己的閨蜜們打聽,閨蜜們對賀氏諸多貶議。

    聽說賀氏皮膚黑、脾氣倔、舉止粗魯,靜雯心中不知有多高興,只覺得之勉哥哥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正等著她的救贖。

    哪知今日竟從君逸之的嘴中聽說,之勉哥哥與那個賀氏竟然感情好?而且賀氏還懷了身子!

    靜雯立時不淡定了,激動得兩頰潮紅,蹬蹬蹬地快步走到君逸之的馬車前,睜圓眼睛問,“你聽誰說他們感情好的?”

    君逸之勾起唇角,風流倜儻地笑道:“這還要聽誰說么?堂兄特意去打了一套百嬰戲蓮的鈿子給堂嫂,晚兒瞧見了,嫉妒得不行,還道我不體貼呢。”

    居然送賀氏百嬰戲蓮鈿子!靜雯被這個消息深深地打擊到了。她出身權貴之家,又哪里不懂得,雖然男人們都希望嫡妻能多給自己生幾個嫡子,但也只是順其自然,真要親自到首飾坊里為妻子定造求子的百嬰鈿子,都是感情深厚,寵妻寵得無邊的人,才會這么干。

    難道,之勉哥哥真的會喜歡那個粗鄙的女人?靜雯長長的指甲掐入了掌心,摳出血絲了,都沒感覺到痛。

    不行,我要親自去會一會賀氏,我要親眼見到他們相處,我要親自來判斷!靜雯深深吸了幾口氣,壓下心底的怒火和酸楚,漾起一抹甜笑道:“這么說你們會在城外住上一陣子了?”

    君逸之笑道:“這是自然,等城里的疫癥過去了,我們再回城。”

    靜雯帶著些討好的笑容問道,“那我也跟你們去住一陣子好不好?”說罷露出愁苦之色,“你也知道,外子官職低微,在城外是沒有別苑的,我娘家雖有別苑,可是我一個出嫁的女兒,總是回娘家住,會讓人指著外子和婆婆的脊梁骨罵,我總得替他們考慮一二。可是說真的,現在城里亂成這樣,我真是擔心腹中的胎兒呢。”

    她伸手輕撫著肚子,漂亮的小臉上露出愁容,好似很為腹中的胎兒擔憂。

    君逸之立即道:“這有何難,我家別苑住多少人都成,我們打算明日一早就出城,你大概能什么時候來?”

    靜雯的眼睛一亮,笑意盈盈地道:“我現在就回去收拾收拾,明日一早同你們一塊兒走。”

    君逸之道:“好吧,那明日辰時初刻,咱們在西城門處見。對了,要記得到順天府辦路條,現在城門處查得嚴。”

    靜雯忙道:“不打緊,外子手中就有。”肖大勇就是負責守城門的軍官,沒路條她也能出去。

    能跟之勉哥哥住在一處好些日子呢,靜雯的心情立即飛揚了起來,眼睛亮亮的,極有禮貌地向君逸之屈了屈膝,“慢走,明日見。”

    “明日見。”君逸之放下車簾,揚聲道:“回府。”

    馬車開動,車廂內的君逸之笑得鳳目彎成了月牙,不論會不會有陰謀,反正拉了個墊背的,不過話說回來,到現在還看不清勉堂兄是幫誰辦事的,真的要約上堂嫂一塊兒去才好。

    君逸之拿定了主意,回府就跟晚兒談及路遇靜雯之事,要她約上賀氏一塊去別苑,“堂嫂去了,堂兄就會去,他是親王世孫,又是南城指揮使,可以帶侍衛和親兵過去,比我們便宜,若是有事也多一個人擔著,沒事兒的話,你也有個人說話解悶。”

    俞筱晚抿嘴輕笑,“你就會找不要工錢的侍衛。”

    君逸之笑嘻嘻地道:“你不是擔心去了別苑會有事兒么?如今這情形,不去不行,我只能想法子,多找些護衛過來。”

    俞筱晚也覺得這樣不錯,若是別苑里人多了,太后就算想動手,也得顧慮一下,她只要捱過這兩個多月,等孩子生下來,也不怕了。

    于是俞筱晚便提筆給賀氏寫了一封信,讓人送到晉王府。賀氏立即就讓楚王府的下人帶了回信過來,言道自己一定會去,明日辰時初刻在西城門處見。

    俞筱晚有些驚詫地道:“還以為至少要等堂兄下了衙,她問過堂兄的意思,才能給我回信呢。”

    君逸之不在意地道:“堂嫂那種性子,恐怕只記得玩,不記得要問堂兄的意思。”

    俞筱晚道:“說不定堂兄正在府中,已經問過他了。”

    次日一早,齊正山安排好人手之后,向楚王爺稟明詳細隨行人員,并宣誓一定保護好少爺們和二少夫人的安全,便帶著侍衛,護在馬車兩旁,在西城處與賀氏和靜雯的馬車匯合了,一同出城,去了楚王府位于東郊的別苑。

    君逸之特意吩咐繞個道,從風景優美的香山腳下走過,到了一處地兒,君逸之挑起了車簾,指著遠處,喚晚兒過來看,“你瞧,那里就是蘭家買下的風水寶地。”

    俞筱晚湊到車窗邊,仔細看了看,連著香山腳下一片廣闊的土地,地面上已經堆放了許多石料、木料,有匠人在空曠的地上勞作著。

    俞筱晚問道:“他們好象在雕刻吧?怎么不先打地基?”

    君逸之解釋道:“打地基要等開春化了凍之后,現在土還凍著,不能打的,不過已經有匠人開始雕刻和打磨石料了,蘭家的這處山莊,已經開始建了。”他嘲諷地笑道:“這些石料和木料可都是上品,是用來裝飾的,至少也得十來萬兩銀子,打了地基之后,就得采買房梁用的大木料了,又得是一大筆銀子。”

    俞筱晚附耳小聲問道,“你不是說,他們已經那么辦了么?怎么還不抓?”

    君逸之挑眉一笑,“急什么,建個大山莊,至少得三十萬兩銀子,這還只是建莊子的費用,若是想裝飾得華麗優雅,再擺上名貴擺件和掛件,需要的銀子會更多,他們不會收手的。況且,一次交易可以說是不慎,多干幾次之后,我倒要瞧瞧,誰還能說出開脫的理由來。”

    俞筱晚噗哧一笑,不再多問。

    到了別苑,君琰之和君逸之就以主人之姿,向靜雯和賀氏表達了歡迎之意,主人家的住處都是現成的,昨日就讓人來收拾了,君琰之開始著手安排客人們的院子。

    靜雯搶著道:“我與賀姑娘住一處吧。”

    賀氏一皺眉,直覺地不喜歡靜雯,“叫我世孫妃,你要叫表嫂也成。”

    靜雯面色一緊,俞筱晚忙和稀泥道:“郡主若想與堂嫂親近,不如住在堂嫂的院子隔壁吧,我們就住在煙藹院和煙霞院,白日里男人們辦正事,咱們三個還能多親近親近。”

    別苑里有三個院子是連在一處的,就是煙藹院、煙霞院和煙雨院,園子里互有小門通行,靜雯來這住過,知道這一處,立時笑道:“那好吧。”

    俞筱晚就先請靜雯和賀氏到自己的房里坐坐,待下人們收拾好了客院,靜雯和賀氏兩人才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

    白天只顧著收拾,靜雯和晚兒都懷了身子,容易乏,睡了一下午,到了夜間,男人們都回了別苑。對于能在餐桌上能見到君之勉,靜雯激動得幾乎不能自持,覺得自己躲過肖大勇,悄悄跑到這里小住,真是個明智的決定。

    歡樂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不過靜雯并沒高興幾日,肖大勇就找到了別苑來,欲接她回家,靜雯死活不愿,肖大勇面現怒意,“你好端端地住到別人家中,寶郡王又是那么個名聲,你就不怕外人說三道四?”

    對于君逸之,靜雯自覺自己是清白得很,“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是為了腹中的孩子好,若是在城中染上了傷寒,這孩子可就保不住了。”

    “你!”

    肖大勇被靜雯堵得沒話說,只好腆著臉去求君琰之,想夜間留下來陪妻子。

    君琰之笑得十分溫和:“肖大人只管住下來就是,我和二弟最是好客的。”

    肖大勇忙拱手道謝,回了煙雨院,將丫鬟們都打發出去之后,才低聲叮囑道:“夜里若是聽到什么聲音,千萬不要亂動。”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