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穿越 > 重生之嫡女不乖 > 就是那個人

就是那個人


    俞筱晚喜歡賞梅,卻不大愛賞瓶中的梅,所以并沒請君逸之幫忙采摘花枝,而是自己貪看一路美景,與眾人漸行漸遠。在梅林里轉著轉著,幾位千金就跟不上君逸之的腳步了,回頭看時,早不見了君逸之的身影。

    俞筱晚忽然發現一株梅樹下竟長著一顆忍冬,忍不住趨前幾步,蹲下來細細地看,剛剛生出的忍冬,還貼著地面,但已有細小的枝蔓伸向了一旁的梅樹。忍冬是藤蔓植物,全年蔥綠,最長可達數丈……她仔細回想著醫書上對忍冬的描述,輕撫著嫩綠的枝葉。

    “就這么點小綠芽,你也有興趣?”君逸之徐緩動聽的聲音在腦后響起,他不知何時站在她的身后,好奇地打量這株小忍冬。

    他今日穿著一身天水碧的宮緞立領長衫,頭上發髻用金冠束著,兩條各串了六顆大東珠的殷紅絲絳自金冠兩旁垂到胸前,迎風而立,英姿颯颯,再加上他鳳目瀲滟,唇角含笑,難怪張家和曹家的姐妹都看他看得直了眼。

    想起曹中雅又要花癡又要故作端莊的傻樣,俞筱晚不禁彎起唇角。

    君逸之有些期待、又有些莫名緊張地半轉了身子,一手背負身后,一手輕拈胸前的絲絳,擺了個玉樹臨風的姿勢,得意地挑眉問道:“我這身衣裳怎么樣?這可是我贏回來的。”

    俞筱晚有些莫名其妙,一件衣裳而已,就是贏回來的又如何?眸光隨意一瞥,才發覺這衣料的確有些不同,剛看是天水碧的,可他側過身子,半擋了光線之后,竟顯現成絳紫色,而且顏色深淺不一,華光流轉。她就真心地贊道:“不錯,會變色。”

    君逸之啐道:“女人就是只會看顏色,你沒注意到我今日穿得極少嗎?”

    俞筱晚一愣,這才發現他的確穿得不多,難怪怎么看,都比旁人挺拔俊逸一些。

    君逸之轉了個圈,這才得意洋洋地道:“你不知道吧?這可是天蠶絲織成的料子,冬暖夏涼,全天下大約也就我這一件成衣。我用了一整晚才贏回來的。”

    俞筱晚眨了眨眼睛,“哦”了一聲,就轉身往小亭子走。

    君逸之不滿地跟上,“你怎么不問問我是怎么贏的?”

    嘆氣,“請問您是怎么贏的?”

    君逸之得意極了,“跟人打牌九,他輸了我九十三萬兩銀子,我不用他付現銀,就要這料子,他心疼死了,可是沒辦法,愿賭服輸,只能給我。”

    “恭喜。”俞筱晚腳步不停,想找到張家或曹家的姐妹,免得被人說孤男寡女。

    君逸之氣死了,“你聽懂沒有?”

    俞筱晚這才回過勁來,忙從袖袋里掏出早準備好的另外半份藥方,遞給他道:“吶,愿賭服輸是吧。”

    君逸之眸光一閃,接了過來,嘀咕了一句,“算你識趣。”

    俞筱晚鄙視他,“我才不會賴帳。”

    “你們在干什么?”曹中雅清脆的聲音突兀地響起,身影立在兩人右側不遠處的梅樹下,俏生生的,只是眼里的陰鷙怎么掩飾都掩飾不住。

    君逸之眸光一冷,“怎么說話的?我們兩人站得這么遠,能干什么?”

    曹中雅被他突如其來的陰狠嚇得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從前見到的君逸之,總是唇邊帶一點玩世不恭的笑,有時說話沖一點,但從來不曾這般陰狠,眼神象利刀一樣直刺心房,戳得她的心劇痛不已,雙膝都在發抖。

    她吶吶地道:“我……我的意思是……你們在……聊什么。”

    君逸之不屑地瞥她一眼,用眼神告訴她“不關你的事”,就瀟灑地邁開步子揚長而去。

    連話都不愿意與她多說。曹中雅狠狠地攥緊拳頭,暗含恨意地瞪向俞筱晚,偏還要以為俞筱晚看不出來,端著假笑道:“表姐跟君二公子聊得真歡,都聊了些什么。”

    俞筱晚唇角含笑,“沒有之前你們聊得歡。”說完也裊裊婷婷地走了,把曹中雅一人丟在梅林里,想怎么跺腳大吼就怎么跺腳大吼。

    曹中雅狠狠地碾了幾腳地上草皮,才恢復了淑女狀,提裙小步兒地回了小亭。

    許嬤嬤正在說著,“外頭風大,還是回屋暖和。”

    攝政王妃見人到齊了,便道,“回吧。”

    眾人便又回了雪海的暖閣。張君瑤的妝重新畫過,想是之前哭了一場的,攝政王妃只當不知。許嬤嬤指揮小丫頭們搬了張軟榻過來,放在主位上,給王妃倚著。

    曹中貞和曹中燕都好奇地看著妹妹和表姐妹們手中的梅花,“真漂亮。”

    張家的姐妹臉兒紅紅,“君二公子幫忙摘的。”

    若沒之前梅林中那一幕,曹中雅也要高興的,可是現在卻看著這梅花就刺眼,若真要摘,就應當只給她一人摘,若是人人有份的,就不如象表姐那樣,陪著他說說話兒。想到這兒,斜了眼睛去看俞筱晚,仔細地看,仔細地比較,只覺得她除了比自己好看一點之外,真沒有別的長處了。論到家世,就算姑父還健在,地方官,總是不如京官的。

    張君瑤主動坐到王妃身邊,小聲聊些風花雪月的閑話,倒也顯得妻妾和睦。

    有一名晉王府的小丫頭挑了簾進來,蹲身福了福,稟報道:“幾位世子要來給王妃請安,不知王妃意下如何?”

    攝政王妃便道:“此處不方便,去正院吧。”

    說著便站了起來,眾人躬身送其出了門,君逸之也一同去了。

    沒了能壓制自己的人,張君瑤便兇相畢露,瞪著俞筱晚道:“你給我跪下!”

    俞筱晚坐著不動,唇邊含著淡淡的嘲笑,“為什么要我跪?”

    張夫人和張氏都勃然大怒,“要你跪還要理由?”

    俞筱晚慢條斯理地道:“當然要理由,我已經行過禮了。縱使表姐是王爺的寵妃,也不能無故發落我的。”

    張君瑤尖聲說道,“你這樣說話就是頂撞本妃,就得下跪賠罪。”

    俞筱晚面冷聲更冷,“按制,只有六妃和親王正妻才能自稱本妃,就是郡王的正妻,也不能這般自稱。表姐,你逾制了。”逾制,就等同于謀逆。

    張夫人、張氏和張君瑤的臉色瞬間蒼白,張君瑤不過是覺得這樣自稱具有威懾力,可以嚇唬住俞筱晚,況且屋子里外都是她的人,才敢這樣隨口自稱,卻不承想這丫頭居然懂得這么多,隨即反握住了她的把柄。

    張氏干巴巴地道:“你休想恐嚇誰,去告狀呀,去呀!”

    俞筱晚看著她恭順地一笑,“舅母多慮了,這屋子里里外外都是您們的人,晚兒哪敢去告狀,沒有證人,反倒成了誣告,還得過堂子滾釘板,多不劃算。”

    張氏等人就得意地笑了。俞筱晚將話峰一轉,表情萬分真誠地道:“晚兒有句肺腑之言想說給表姐聽。您這心計和手段,還是老實安分一些為好,我真怕您萬一生下個女兒,日后的日子會很難熬呢,畢竟這一回,一同入府的,有五位貴人呢。”

    張君瑤的俏臉立時白成了一張紙,嘴唇哆嗦著,長長的護指幾乎要指到俞筱晚的鼻尖上,“你、你敢咒我?”

    俞筱晚夸張地嘆氣,“忠言逆耳!”

    “真是缺教養!你舅母不教你,我來教你!”張夫人走過來就揚手要給俞筱晚一個耳光,哪知才走了兩步,腳下就絆到了柔軟的地衣,撲通朝著俞筱晚的方向跪了下來。

    俞筱晚忙半側了身子,謙虛道:“張夫人請起,晚兒只是說幾句肺腑之言,不敢當您的大禮。”

    “你!”張夫人和張君瑤都氣岔了,“你搗了什么鬼?”

    俞筱晚咬著紅潤的下唇,一臉無辜的表情,“我哪里搗了鬼。原來張夫人不是來謝我的?”心中卻暗笑,難怪那時蔣大娘會說,你現在這點本事,在內宅里可以橫著走了,原來真的管用。

    張夫人狼狽不堪地讓蘭嬤嬤扶了起來,指著俞筱晚就想罵,正巧有晉王府的小丫頭進來傳話,晉王妃現在得空了,請張曹兩家的人過去見一見。

    眾人只得拾掇拾掇,隨著小丫頭到了正院中廳。晉王妃還是那般嚴肅,就是俞筱晚給她見禮時,也沒露出什么歡喜的表情來,張氏和張夫人便定下了心。請過安,便坐到大偏廳里,跟貴婦人們閑話家常,順道推銷自己的女兒,俞筱晚被打發去了角落坐著,理由是她不適合這種熱鬧的場合。

    貴族交際圈也分上中下三等,曹家以前只能算是中等,張長蔚早就是正二品大員,張夫人自然早與上流貴婦們混熟了,幫著小姑介紹了幾位侯夫人和國公夫人,曹中雅俏麗端莊,贏得贊譽一片。便有人好奇地問坐在角落的俞筱晚,“那個小姑娘是你家什么人,生得真是俊,怎么不叫她過來坐。”

    張氏就是微微一嘆,露出幾分一言難盡之態,勾起了諸人的好奇心,張夫人幫著說道:“是我這位小姑夫家的外甥女,托孤寄養的,怎么教都……唉,可憐舅母難當,說重了怕婆婆說她苛刻,說輕了又不聽。就比如早晨的點心,雅兒有的她一定要有,不愛吃也要廢著。”

    雖然是很小的事,但也說明了霸道的本性,幾位夫人就露出了了解的神色,“真是難為你了。”投親的孤女就應當如庶女一般,懂得看人臉色,這個小姑娘居然還敢挑剔,“恐怕是模樣生得好,慣大的,輕狂了。”

    張氏一臉為難的樣子,“我妹妹妹夫只有這么一個女兒……不說這些了,聽說剛才幾位世子都來請安了?”雖然是不說,可是也側面坐實了她們的猜測,獨女,必然是寵慣著長大的,以至于到了親戚家里,還擺不正自己的位置。

    幾位夫人就不再說讓俞筱晚過來坐的話了,“是,幾位世子和君二公子。”

    曹中雅就“啊”了一聲,“君二公子也過來了嗎?”張氏問道:“怎么?”

    曹中雅支吾道:“沒、沒什么。”

    幾位夫人看了她一眼,沒當回事,張夫人就悄悄拉著她問,“到底怎么了?”

    曹中雅很為難的樣子,小小聲地道:“方才來之前,看見表姐跟君二公子在梅林那邊……聊天,沒想到君二公子就過來了。”

    聲音很小的,可是也讓幾位夫人聽到了,臉上就有點鄙棄的意思瞥了俞筱晚一眼,象君逸之那樣的名聲,想攀權貴的人家,送個庶女當側妃或者侍妾都沒問題,但若是嫁嫡女,真正的豪門是不愿的,偏還有人上趕著巴結,怎不叫人鄙視。

    張氏萬分得意,期待地看向俞筱晚,見她依然是淡然恬靜著端坐著,心里就有些疑惑,難道她沒聽見?明明特意沒壓低聲音啊!

    她是多么盼望俞筱晚能象剛才在雪海的暖閣里那樣張牙舞爪,好讓大家伙都來瞧一瞧這丫頭的張狂樣兒,看老太太還敢放她出來見人不!可惜她盼了好一會兒,俞筱晚都沒動靜,也只得專心與夫人們寒暄了。

    俞筱晚其實聽到了,只是在心里笑笑,你愛說只管去說,謊言累積得越多,戳破的時候,反噬的威力才越大!不過,她也不喜歡這樣窩囊受氣,自有辦法回敬。

    說話間到了宴時,晉王妃請諸人落坐,女賓們在內院開席,男子則在外院。酒至酣時,小輩們便到內院里來給晉王妃敬酒,由一眾丫頭小廝們陪著,浩浩蕩蕩地行了過來。雖然少女們在坐,不過身邊長輩眾多,也沒必要特意回避,都微低了頭。少年們也不敢眼睛亂轉,恭恭敬敬地給晉王妃敬了酒,便是要離開的。

    剛巧張曹兩家人和之前聊天的幾位夫人坐在一桌,幾位夫人就有意無意地觀察她有沒有與君逸之眉目傳情。俞筱晚被看得煩躁,抬眼看向瞧她瞧得最多的陳國公莫夫人,“夫人,我臉上有飯粒嗎?”

    莫夫人臉色尷尬,“沒有……你長得漂亮,我不免多看幾眼。”

    俞筱晚羞澀地笑道:“夫人謬贊,晚兒與夫人相比,只是蒲柳之姿,哪有夫人您妝容精致,眉目如畫。”

    被人贊了,莫夫人多少要謙虛一下,“哪里哪里。”

    俞筱晚很認真地說,“眉毛!主要是眉毛!”

    噗嗤!就有人在旁邊忍不住笑了出來,莫夫人臉上的粉猶如重新刷了一遍墻,五官再重新描畫,當然是妝容精致、眉目如“畫”啦。若是那人不笑,莫夫人還沒品出味來,這會兒自然是反應過來了,一張臉紅了又白、白了又紅,不過隱在重重的脂粉之下,倒也看不出來,還是那般鎮定自若。

    待散宴后,諸人都坐到觀月臺聽戲。莫夫人就跟交好的夫人咬耳朵,“真是個沒規矩的。”那位夫人贊同地點頭。

    可是方才嗤笑的那人也將這話傳到了交好的夫人的耳朵里,就有人朝莫夫人的眉毛不住地看,然后接頭結耳,“的確是畫的。”“剃光了再畫的。”

    莫夫人氣得半死,一想到這個臭丫頭是張氏帶過來的,順帶著對張氏和張夫人都沒了好臉色,陳國公在朝中權勢頗大,別的夫人有看她眼色行事的意思,對張氏和張夫人也就不溫不火起來。張氏和張夫人無故受牽連,心里嘔得幾欲吐血。

    可是當著這么多夫人的面教訓俞筱晚,也會顯得她們沒有氣度,只能瞪著眼看向俞筱晚。俞筱晚一臉無辜的表情,好象完全不知自己怎么得罪了她們。

    一場戲結束,晉王妃朝她們的方向看了過來,眾人都忍不住坐正了身子,不知是不是晉王妃要召見誰。晉王妃回頭交待了幾句,便有一名管事媽媽走了過來,朝俞筱晚福了福,“王妃請俞小姐幫忙點幾出戲。”晉王妃還朝她招了招手。

    張氏和張夫人大驚失色,原來晉王妃真的喜歡她。

    俞筱晚忙起身跟在這位媽媽身后,到晉王妃的身邊坐下,晉王妃將手中的唱本交給俞筱晚,“幫我點幾出,我眼神不好,看不清字了。”

    俞筱晚仔細看了看單子,回想了一下剛才聽的戲,判斷晉王妃大概是喜歡聽武戲,就點了一出(秦瓊賣馬)一出(羅成叫關)。晉王妃忽然神秘地笑了一下。

    點好了戲,臺上就咣咣當當唱了起來,末了,晉王妃問俞筱晚,“當不當賞?”

    俞筱晚笑道:“唱、念、做、打無一不精,自然當賞。”

    晉王妃就笑道:“那就聽你的,賞!”又朝臺上笑道:“得意了么?”

    先演秦瓊后扮羅成的那名武生,就笑著從臺上跳下來,幾步飛奔到高臺之上,朝俞筱晚抱拳拱手,“多謝這位小姐。”

    俞筱晚與他的目光一對,心中一驚,是他,就是那晚的那名黑衣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