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穿越 > 重生之嫡女不乖 > 撒謊前要先調查

撒謊前要先調查


    送走了貴客,曹清儒就發作道:“去把二少爺給我叫來,不陪著客人,混跑到哪里去了!”

    兒子跟著俞筱晚出去,之后便再沒回中廳,張氏心中暗喜,怎能讓人去打攪,忙道:“睿兒替兄長高興,喝高了,已然睡下。”又強壓心底的酸意:“爵爺不是說今日歇在武姨娘那里嗎?明日一早還要去拜會陳大人,爵爺也早些歇息吧。”

    曹清儒想想覺得有道理,便去武姨娘處歇息不提。

    張氏急匆匆地趕到墨香居。曹中睿刷了不止二十次牙,牙齦都快刷沒了,剛拾掇妥當,母子倆打個照面,把張氏給駭得不輕。只見寶貝兒子那張俊美不凡的臉紅彤彤一片,好幾處還破了皮,雙唇又紅又腫,開口說話的時候,還能看見牙齒上的血痕。

    “我的兒,誰傷了你,快告訴娘。”

    曹中睿眼中迸出怒火,“還不是晚兒!我一片真心待她,她竟然這樣賤踏。”用力一吼,胸口頓時悶痛不已,想不到那么嬌小的女子,力氣居然不小,還腳腳都照著他胸窩踹,害他現在呼吸都有些艱難,心中便更加憤怒,“她必定是在涼亭等人,有人暗算我,害我渾身使不上力,否則她哪里能撞倒我?”

    張氏問清原委,頓時大怒,“好個下作的東西!不必問了,晚上韓二公子和君二公子都去了園子里,她必定是勾搭他倆人。睿兒別生氣,聽娘的話,娘保管你明天順順利利壓逼那小賤人嫁與你,將來你有了更好的人選,她也得老老實實讓出正妻之位。”

    說罷耳語一番,直聽得曹中睿忍痛笑了出來。

    次日朝廷休沐,一大早,張氏起身梳洗打扮好后,曹中睿和曹中雅先過來請安,母子三人等了一歇兒,不見爵爺過來,使人去問,原來已經帶著武姨娘和曹中敏到延年堂去了。張氏氣得就要摔杯子,曹中睿忙阻攔道:“母親何必生氣,這定是武姨娘攛掇的,失禮之處,老太太自有分辨。”

    張氏一想也是,爵爺雖然重規矩,但一個大男人難免心粗些,老太太卻是明白的,武姨娘這是將把柄往自己手里送呢。于是心情好轉,母子三人一同到延年堂請安。

    聽著延年堂的暖閣里正歡快地說著曹中敏拜師的經過,張氏在心中冷笑一聲,帶著兒女入內請安。老太太一抬眸,便瞧見了曹中睿的慘狀,不由得大吃一驚,“睿兒這是怎么了?”

    曹中睿神情有些閃躲,支吾道:“昨晚……不留神跌了一跤……”

    老太太自是不信,薄責道:“跌跤哪會跌得嘴唇紅腫的?休想騙我,你說實話。”

    曹中睿更加尷尬的樣子,偷眼瞧著母親,張氏似乎很是遲疑,直到曹清儒露出不耐煩的神色,她才忙微微點了點頭,曹中睿這才開始說道:“其實是這樣的……”

    老太太心中便老大不悅,我是祖母,我要你說你不說,卻看母親的臉色,是誰教你這樣目無尊長!

    老太太最看重這個嫡孫,凡事以他為重,可是嫡孫方才的表現卻讓她覺得心寒,心里眼里哪里有她這個祖母?

    卻不知這是張氏老早便交待好的,一定要顯出非常為難的樣子,才好換取信任,可惜張氏和曹中睿卻不知,事情還未說出來,老太太就已經有了火氣了。

    “昨晚孫兒喝得有些高,便去園子里散一散,哪知……在涼亭處隱約瞧見一男一女在私會,孫兒心想,我曹家豈能出這等傷風敗俗之事,況且堂中還有貴客,若是被貴客發覺了,我曹家可就名譽掃地了,因而孫兒想教訓他們一番,哪知竟被人暗算,兩人聽到聲兒,便匆匆忙忙跑了。”

    老太太聞言大驚,這可不是小事,忙問道:“可有看清是何人?”旋而又心疼,拉曹中睿坐到自己身邊,“可憐見的,竟還敢打傷我的孫兒。”

    曹中睿含笑搖了搖頭,“多謝祖母關心,現在不疼了。只是,當時背著月光,孫兒也未瞧清楚是何人,但拾了一支銀釵,應是那名女子的。”

    說罷掏出銀釵給老太太看。

    老太太一瞧,臉色大變,那支銀釵是她親自挑的玉蘭花的式樣,讓銀祥樓的工匠打造,給女兒清蓮當嫁妝的,昨個兒還見晚兒戴在頭上。

    張氏輕嘆道:“唉!原是讓睿兒不要說的……昨晚也不知哪位客人逛了園子。”暗指的意味十分明顯。

    老太太的眸光閃了閃,卻未接話,她心中不相信晚兒會干出這等傷風敗俗之事。

    正巧俞筱晚過來請安,乖巧柔順地欠身福禮,一身月牙白的素色半臂衫,下系同色繡淡黃迎春花的羅裙,梳著雙螺髻,頭上只簪了一支玉蘭花銀釵,衣飾簡潔大方,笑容恬靜溫婉,“給老太太、舅父、舅母請安,兩位表哥安好,雅兒妹妹安好。”

    張氏和曹中睿都是一愣,怎么還有一支?

    老太太將銀釵往小幾上一放,含笑道:“快過來坐。”

    俞筱晚柔順地坐到老太太身邊,張氏便迫不及待地問道:“晚兒昨晚可是徑直回的屋?”

    俞筱晚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慌和羞惱,咬了咬唇道:“是的,徑直回屋,早早地歇下了。”

    張氏心中得意,就知道她會這樣說!女孩兒家哪里敢說出昨晚的事來,定然是要否認的,待一會兒指責她與人私會,她再說出實情,老太太也會覺得她在狡辯了。

    于是又追著問,“你頭上的釵子,可是一對兒的?”

    俞筱晚輕輕點頭,“原不是一對,以前晚兒向母親討要,母親說是祖母賜的,不能給,便使人打了一只一樣的,前幾日,晚兒送了一支給石榴姐姐。”

    張氏與曹中睿兩人面面相覷,原定的計劃是,潑俞筱晚一身污水,待老太太發怒,再由曹中睿求情,表示不嫌晚兒輕浮,蓋過丑事。哪知劇本編得完美,卻一個個不照著劇情走,首先老太太便沒發作,這會子銀釵多出了一支,還扯到了石榴的頭上。

    老太太立時道:“石榴呢?叫她進來。”

    不多時,石榴便輕巧地走了進來,聽得問話,一張俏麗的小臉便漲得通紅,支吾道:“釵子……昨日太忙,不知落在哪里了。”

    張氏聽得一愣,怎么這還真出了個掉釵子的?就算石榴真跟誰私會,她也懶得管啊,她要拿捏的是晚兒啊。

    她轉著念頭將話題往俞筱晚的身上引,卻沒注意到自家夫君的老臉,不知何時呈現一片暗紅,神色也極度不自然起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