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穿越 > 重生之嫡女不乖 > 竹籃打水一場空

竹籃打水一場空


    俞筱晚帶著趙媽媽和幾個丫頭出了墨玉居,先繞道去南偏院,依約叫上吳麗絹。

    武姨娘正坐在南偏院的暖閣里,同妹妹小武氏聊天,見俞筱晚來了,熱情地迎了上去,“表小姐,快進來坐。”

    俞筱晚還了半禮,輕柔一笑,“姨娘好。”

    吳麗絹還在梳妝,俞筱晚便與武氏姐妹聊起閑天,“敏表哥定是在日夜苦讀吧。”

    她重生之后,便立即將自己記得的前世發生的大事摘錄了一份,知道今年秋闈敏表哥第四次落第,舅父失了耐性,讓他安心在衙門做事。其實敏表哥處事圓滑,讀書也不錯,年紀不大就中了秀才,后來又入了國子監,認真讀下去,一個進士怎么也能中的。可張氏“好心”托兄長在詹事府幫他謀了個職位,從八品的右清紀郎。

    科舉三年一次,進士們都能為官,官員子弟另有舉薦一途,因此在吏部掛了一輩子“候補”的進士不知道有多少,敏表哥一介秀才就能當官兒,聽起來是不錯,而且還是在詹事府。詹事府掌管皇后和太子的家族事務,聽起來離權利中心極近,其實曹中敏那職務就是個跑斷腿還難討得好的苦力,差事占用了他絕大多數的時間,學業自然就落下了。

    因而說到讀書,武姨娘便是一嘆,“他哪有時間?”若是不能中個進士,敏兒這官就難得升上去,一輩子就是個小官吏。

    俞筱晚柔柔地笑道,“家父的同窗乃是當朝翰林院學士吳舉真吳大人,若是敏表哥能調去翰林院,自是有時間研讀,還能得良師指點。”

    武姨娘聽得眼睛一亮,“若是晚兒能幫上這個忙,日后有什么為難之事,都讓敏兒給你一力承擔。”

    俞筱晚柔笑道:“都是自家親戚,本就應當互相幫襯,我想在京城開鋪子,也想請表哥幫忙打點呢。”說著從袖中取出一封信和一張名帖,遞給武姨娘道:“請敏表哥自去運來客棧尋俞總管便是,俞總管往年幫家父送過土產給吳大人,與吳大人是熟識的……此事宜早不宜遲,現在,吳大人也應當下朝回府了。”

    這就是一刻都別耽誤的意思。

    武姨娘雖擔心這么大的事一介總管能不能辦好,可這天大的好處卻使她十分心動,忙接過信和名帖,立即使人送去給兒子,讓他立即去找俞文飚,并向俞筱晚承諾道:“妾身這廂先謝過,晚兒你放心,你的店鋪,我必會讓敏兒盡心照看。”

    吳麗絹正巧走進來,聽到對話笑道:“晚兒妹妹可是請對了人,敏表哥人緣極好,讓他幫襯著,你的鋪子包賺不賠。”

    俞筱晚回過頭,細細打量一眼,淡淡地笑:“表姐這身翠色月裙真是漂亮,舅母不是送了表姐一件雙面斗篷么,顏色正配,今兒風大,穿著也免得著了涼。”

    吳麗絹便是一愣,她雖不知俞筱晚為何這樣說,卻也笑道:“的確是那件的顏色更配一些。”說罷讓喜兒去取了來,換上,與俞筱晚攜手出了院子。

    二人一出門,小武氏便蹙眉道:“怎么我覺得俞小姐似有所指?”自打媚藥一事之后,她可半點不敢小瞧了這位年紀尚幼的俞小姐。

    武姨娘目光有些幽暗,“得找雅年堂的人問一問。”

    那一廂,俞筱晚與吳麗絹出了南偏院,便道:“哎呀,我給老太太帶的禮盒,忘在你們院的中廳了,我得去拿。”說罷轉了身。

    吳麗絹忙笑道:“妹妹等我片刻,我去幫你拿。”

    俞筱晚看著吳麗絹走回院子,淡淡一笑,這下她們必定會好好琢磨琢磨了,武姨娘在這府中住了二十年,多少會有些人脈,張氏想一手遮天,只怕很難。

    她不再等吳麗絹,徑直來到延年堂,在中廳門口遇上了曹中雅,便輕柔地笑道:“雅兒妹妹怎么不等我?”

    原是早說過三人一同給老太太請安的,曹中雅辯不得,她到底年紀小、心思掩藏得不夠好,極力壓抑著,眉目間卻比往常冷淡了許多,只皮笑肉不笑地道:“表姐好。”想著母親說是表姐引北世子去自己香房的,到底不甘心,暗刺道:“表姐,你送我的斗篷,我很喜歡,父親看了也說好呢。”

    原以為俞筱晚總要心虛一下,哪知她淺笑盈盈,“喜歡就好。”

    眸光專注地看了曹中雅一眼,那一眼平靜無波,竟沒有一絲慌亂,宛若古井深潭般幽寂的眸子,讓曹中雅心底不知怎的一怯,微微小退了半步。

    芍藥已經打起了簾子,俞筱晚當先進了中廳,曹中雅愣了一下,才跟進去。

    曹清儒只說是俞文飚常來府中,旁人已經有了風言風語,道是曹府門禁不嚴。

    門禁不嚴的流言傳出去,對姑娘們的閨譽不好,這讓親口允了俞管家入府稟事的曹老夫人微微有些難堪,但一個人的臉面沒有曹家的臉面重要,縱使是出爾反爾,她也不得不與俞筱晚分說。

    在兩個孫女恭恭敬敬請了安后,曹老夫人將俞筱晚拉到自己身邊坐下,和藹地笑問,“聽說你的管家已經買好了鋪面了?我仔細尋思了一番,你年紀太小,還是跟著師嬤嬤學規矩和女德要緊,況且未出閣的姑娘總是與外男見面也不妥當,這些俗務且讓你舅父找個可靠的人幫你管著,待你出嫁之前,再轉還與你。”

    聽到這話,曹中雅差點憋不住臉上的笑容,已經想見俞筱晚的巨額家資大半落入了母親的口袋,她也能象別的名門千金那樣披金佩玉,滿頭珠光了。

    俞筱晚表情恭順,眸光誠懇,“老太太所言極是,晚兒也想到了此節,上回老太太說敏表哥行事妥當有章法,晚兒相信老太太的眼光,方才正跟武姨娘商量,請敏表哥幫忙照看鋪子。”

    老太太聽著眸光微微閃動,笑看著兒子道:“爵爺覺得如何?自家兒子幫忙管著,總比讓奴才管的好。對敏兒來說,也是個歷練,日后他總要幫忙管理家中產業的。”

    世家勛貴,通常都是嫡子繼承爵位和產業,由庶子幫忙管理,曹清儒只略一沉吟,便笑道:“母親看著合適就成,我一會兒去交待敏兒,讓他盡心盡力。晚兒,你讓總管事過來拜見敏兒。”

    俞筱晚恭順地應了。

    張氏為了避嫌,掐準時間踩著優雅的步伐進屋來,見一屋子和樂融融的,不由得暗暗一愣,看向曹清儒,以為是爵爺還未提及。

    曹老夫人見張氏來了,便笑道:“你來得正好,剛剛在說晚兒的產業,先交由敏兒打理,咱們府中交給敏兒辦的事,你且先安排旁人去做吧。”

    張氏震驚地睜大眼睛,迅速看了爵爺一眼,得到肯定的眼神之后,只覺得喉頭一甜,一口血就要噴了出來。

    她辛苦謀劃,居然竹籃打水一場空,白白讓武氏母子得了便宜!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