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穿越 > 重生之嫡女不乖 > 奇特的老婦人

奇特的老婦人


    曹中睿不知此女是誰,可站在他身后的曹老夫人和曹夫人卻是知道的,她是戶部左侍郎何庭的長女,因著脖子短得幾乎瞧不見及長短腿這兩點,芳齡二十還未許親……這樣的女子,也是三生三世修來的好姻緣?

    張氏瞠大眼睛,渾身直抖,半晌才緩過勁來,回頭朝曹老夫人笑道:“圓德大師也開起玩笑來了。”

    圓德大師正色道:“老訥不打誑語。”說完便眼觀鼻、鼻觀心,五心向天,開始打坐了。任張氏如何怒瞪他,都恍若未覺。

    張氏想狠狠地嘲諷他幾句收錢不辦事,可也明白,圓德大師盛名遠播,崇高的地位哪是她一個平凡婦人幾句話就能撼動的,于是暗推了呆傻的兒子一把,同時給曲媽媽使了個眼色。

    曲媽媽念頭急轉,這事兒是她男人來辦的,之前已經跟圓德大師談妥了的,不知圓德大師怎么會臨時改口,不想幫忙也就罷了,偏還給二少爺配了個京城中最大的剩女,一會兒回府之后,自己一家子不知會被夫人怎么罰呢。

    她忙在一旁提醒道:“聽說求簽也要誠心,二少爺平日從來不事佛祖的,許是不相信這些,所以沒誠心求簽吧?”

    不誠心求來的簽,自然是不準的,那么所解的,也就做不得數了。

    張氏略帶責怪地看了曹中睿一眼,“睿兒,圓德大師是世外高人,難得親自為你解簽,你太不知珍惜機會了。”

    曹中睿正色道:“孩兒本就只是好玩兒,若任何事都來問簽就能解決,這世上哪還需要朝堂和官員?”

    曹清儒立時贊道:“說得好!事在人為,正是此意。”

    圓德大師仍是一派高人風范,對曹氏父子幾近詆毀的言辭沒有半點反應。

    那何小姐也是來求圓德大師解簽的,見禪房里有人,便停在階邊等待。

    何小姐求的必定是姻緣簽,張氏唯恐圓德大師再說出什么驚人之語,忙按壓住焦急,詢問般地看向婆婆,有長輩在,若是長輩不說告辭,她是不能說的。

    曹老太太雖對圓德大師解簽的這番話不滿,心中卻是敬畏佛祖的,不敢這般大聲附和,只暗暗地點了點頭,恭敬地向圓德大師告辭,提議先去尋了韓夫人等,問一問是否一同回府。

    韓夫人與楚太妃談得正歡,見曹老夫人和曹夫人來了,便拉著她們問圓德大師解的何簽,一時不說要走。

    曹中雅經歷了晌午那事兒之后,整個人就懨懨的,曹中貞、曹中燕和俞筱晚陪著她坐在一間小廳內,有一搭沒一搭地陪她說話。俞筱晚忽地起身,紅著臉小聲道:“我想盤整一下,失陪一會兒。”

    曹中貞笑道:“好的,妹妹不熟這里,我讓秋兒陪你去。”

    說罷吩咐自己的丫頭秋兒,領表小姐去如廁。

    待俞筱晚方便完了,初云、初雪還有幾位曹府的丫頭央她等一等,這一整天都服侍著主子,沒得半刻清閑,都有些憋不住了。俞筱晚輕輕一笑,“去罷,我到那邊石凳處坐一坐。”

    初云覺得放小姐一人在此不妥,便指揮著丫頭們分批去,自己則先與趙媽媽陪伴小姐。

    俞筱晚嫻靜地坐著,心中卻在想著君逸之如何會知道圓德大師的事,還有他說他幫了她,也不知是真是假。

    忽然,右側的草叢里傳來一陣悉悉窣窣的聲響,俞筱晚以為是寺廟里養著的受傷的小兔之類,悄然靠近一看,原來是一名仆役裝扮的老婦人,正不知何故抱著雙臂抖成一團。

    俞筱晚讓初云上前扶住老婦人,初云摸了摸她的額頭……不燙,但是兩手卻冰涼,于是問,“大娘,您覺得如何?”

    老婦人哆嗦著道:“回小姐的話,老婦人這是舊疾,常常……發冷……”

    想是覺得太冷了,老婦人話說都不利索,呵出的氣呈白霧狀。

    俞筱晚忙扣住她的手腕,凝神為她診脈,沒注意到老婦人眼中一閃而逝的兇光。

    這是……瘧疾。瘧疾在外人看來是無法治愈的病癥,但俞筱晚小時體弱,得過此癥,差點死了,也是她命不該絕,機緣巧合,一名游方僧人路過俞府化齋,俞夫人想為她積福,好生招呼了僧人一番。那僧人便開了張藥方,囑她連吃十五副,就可藥到病除。而她后來果然康復,那藥方便一直保留了下來。

    俞筱晚安慰老婦,“大娘您放心,這病服上幾副藥就能根治了。”

    老婦人一臉不可思議的眼色,她這病看過無數大夫,都說無法根治,因為會隨時因打寒顫而手足抽搐,她不得不躲到寺院里當雜役,逃避以往的勁敵。

    這個絕麗的小姑娘居然敢說她能醫治?

    老婦人的眸光閃了閃,狀似一臉恭敬地笑道:“原來小姐是位神醫,請恕老婦人眼拙,若能得小姐善心醫治,老婦人感激不盡。”

    俞筱晚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只問她,“您可否隨我回曹府?此癥需用藥半月,時時要喝藥。”因那游方僧人并未允她將藥方外傳,她就不方便告訴老婦人,打算親自熬藥為老婦人治病。

    那老婦人忙道:“可以可以,是高僧們慈悲,收留老婦人,老婦人平時在寺廟中幫忙打掃院中落葉,要走只需與智能大師說一聲便可。”

    俞筱晚便隨老婦一同去了趟偏院,見著了那位據說醫術十分高明,原要請來為張氏診脈,但還沒到張氏就自動“康復”的智能大師。

    智能大師的輩份比圓德要高,可是年紀卻小了許多,不過二十出頭,生得豐神俊朗,如金如錫,俞筱晚也不由得驚了一下,果然是悟道只看天賦,不看年齡啊。

    不過一轉眸,對上一雙似笑非笑的鳳目,俞筱晚的心情立時便差了。

    怎么這個家伙也在?

    君逸之正在與智能大師弈棋,他風華絕代,氣定神閑,相較于手執黑子,擰眉沉思的智能大師,顯得胸有成竹。聽到腳步聲,便抬眸看去,見是俞筱晚,便意味不明地挑眉一笑,“來向我道謝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