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穿越 > 重生之嫡女不乖 > 教我武功吧

教我武功吧


    次日一早,俞管家拜見了曹清儒之后,便在二門處的會客廳里,與小姐敘話,見左右都是俞家的仆人,便壓低聲音道:“小姐,昨日那名車夫是攝政王府的,因為喝醉酒胡亂揮鞭,才讓馬匹發狂的。曹爵爺昨夜親自將人押去攝政王府,也只見到了大管家。”

    這事兒,一大早的,舅父就來向她說明了,攝政王賞了她幾件玩意兒當作賠禮,再沒別的表示,畢竟她沒受傷。宰相府的門房三品官,何況是攝政王,人家能派大管家出面接見舅父,已經是很給面子了。

    俞文飚又嘆道:“京城之中王侯公爵多如牛毛,遇上了,也只能認倒霉。”

    這是在勸我息事寧人吧?

    俞筱晚的眸光閃了閃,昨日的那一幕,十分驚險,不過在當年,她也僅是嚇了一大跳,沒幾日便淡忘了。只是這車夫醉得太是時候了,到底是沖著自己來的,還是真的是巧合?

    只不過,他是攝政王府上的……先帝去年駕崩,傳位于年僅八歲的嫡皇子,并封皇弟為攝政王,總攬軍政大權。象攝政王這樣高高在上的人物,應當是不會與自己一個小孤女為難才對。

    俞筱晚輕敲桌面,凝神思索了片刻后,忽地道:“文伯,不如你教我武功吧。”

    看文伯昨日救下她的那一掌,就知是個高手。俞爵爺是個軍人,俞筱晚雖然沒習武,但耳濡目染,總歸是識貨之人。她也是因昨日的事臨時起意,有一技傍身,大大便利,如若當初自己會些武功,趙媽媽又何至于慘死呢?更何況,她還想弄明白,舅父到底拿走了她的什么東西!

    只不過,俞筱晚的這個建議,卻遭到了俞文飚和趙媽媽的聯合反對,“您是大家閨秀,怎能學這樣個東西?”

    俞筱晚卻堅定地道:“我無父無母,也沒兄弟姐妹,若是連一點防身之技都沒有,如何自保?”

    兩位忠仆聽得一愣,這話的確是有道理,只是小姐小小年紀,自幼養在深閨,老夫人、舅老爺、舅夫人又這般疼愛她,她怎么會有這樣的打算?

    俞文飚立即追問趙媽媽,“可是舅夫人給小姐吃了掛落?”

    “不是,我就是想習武而已。”俞筱晚緩緩地道。垂下長長的眼睫,掩飾住眸中的傷痛和恨意,她的仇恨不能告訴兩位忠心的仆人,但是她會堅持自己的決定。

    只是商量到最后,仍是沒有辦法,若是在俞家還好辦,可在曹家,俞文飚是外男,不能隨意出入內宅,如何教導她武功?

    她只得叮囑文伯,“先多去尋些孤兒,年幼些的,男女都要,你親自教導他們武功,以后給田莊店鋪當護院也好。”

    其實她主要的目的,還是想多些能保護自己的人手,此番入曹府,是為了復仇而來,舅母和睿表哥自不在話下,可若是連舅父也……那么她也不會手軟。但舅父是朝廷命官,即使處置得十分隱密,也難保不會被人察覺,所以她得先給自己留條后路。

    這事兒一直放在俞筱晚的心里,幾乎令她睡不安穩,等著文伯回信,不過挑選資質上佳的孤兒,哪里是容易的事情?俞文飚一走就是三天沒了音訊。后來著人去打聽,原來是在大門處就給曹夫人派去的人擋下了,說是外男不便入宅,要他等逢年過節時再來。

    這天用過早飯,俞筱晚去延年堂給外祖母請安,隨便提出請求,想幫俞管家討張帖子,方便隨時進府商議經營上的事情。

    此時也正是曹夫人給婆婆請安的時辰,聽了這話,心中一動,卻不多說什么,只溫和地道:“給張帖子不是難事,就怕他也不愿時時進府呢。”

    雖然沒有明說,卻也點明了俞管家很有可能欺負幼主,老夫人疼愛外孫女,自然會擔心維護。

    曹老夫人思量了一歇,方道:“是你家的總管事,來議議事沒什么不可,只是你會嗎?要不要你舅母在一旁幫襯一下?莫要給人騙了。”

    俞筱晚忙道:“俞管家是俞府的老人,父母親都說可以信賴。”說著又看向曹夫人,怯怯地笑道:“府中上上下下幾百口丫頭仆婦,都等著舅母的吩咐才能行事,舅母每日里忙得抽不出空兒來,晚兒如何再敢打攪?況且這是晚兒的產業,日后總要學著經營的,不如早些學了,方不怕被惡奴欺了去。”

    曹夫人最愛在丈夫和婆婆面前說自己如何如何忙碌,仿佛她為了這個家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如今被俞筱晚拿她的話堵了她的嘴,真真是有苦說不出,只能盼著婆婆幫她出頭。

    可曹老夫人聽了這話,卻覺得十分合理,欣慰地道:“你這般堅強,真不愧是你娘的女兒。那就好生學吧,若有什么不懂的,只管問你敏表哥,他幫著管了些府中的產業,經營得不錯,是個里手。”

    俞筱晚正愁沒好借口與敏表哥交流,當下忙笑著應承,“多謝外祖母、舅母愛惜,晚兒一定會向敏表哥好生學習的。”

    俞筱晚的余光一直在不著痕跡打量曹夫人,發現外祖母夸敏表哥能干之時,她的笑容僵了一僵,才又放松下來。看來,舅母認為敏表哥是睿表哥承爵的絆腳石,所以聽不得外祖母夸贊敏表哥。

    陪著外祖母說了一陣子話,俞筱晚便起身告辭。

    曹夫人也一塊站了起來,向婆婆笑道:“我去蓮香閣瞧一瞧還有什么要添置的沒。”

    曹老夫人點頭道:“你多上些心,別虧了這孩子。”

    曹夫人忙道:“請母親放心,我是真將晚兒當成自己的孩子。”

    俞筱晚施了禮,與曹夫人攜手而出。一路上,曹夫人凈揀些好話兒、軟話兒說,神情和藹親切,無微不至地噓寒問暖,及至后來,話峰一轉,輕笑道:“其實,你睿表哥也極會經營,你日后也多與你睿表哥親近親近,雖然他白日里要去學堂,但晚上卻是有空閑的。”

    方才俞筱晚見舅母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就知道她必定在想什么對策,必不會讓自己與敏表哥走得太近,如今聽了這話,更是認定了一件事,當初睿表哥會那般討好自己,必定是舅母攛掇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