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現代言情 > 恰逢婚時:首席boss有毒 > 章節目錄 第114章 不可能!

第114章 不可能!


    可寧錦卻只是笑笑不做回答,打開電腦后,她到是明白了為什么何求不讓她看,眉頭也皺的深沉,嘴角不自覺吐露一聲冷笑。

    往下滑還有一個視頻,傅華雍穿著正裝筆直的身影映入眼簾,其視屏上方標題“傅家少奶奶蓄謀傷害賀佳千金!”

    她什么時候做了,她怎么不記得?

    手不自住的打開了事情,數字的聲音入了耳:“對此我會給賀佳給所有人一個交代。”

    不知是那個舉話筒的記者提問:“那您打算給個什么交待呢?”雖然看不見臉可詞語的刁鉆刻薄讓人浮想聯翩,不過她現在很想知道傅華雍的回答,這個名義上的丈夫。

    “一旦找到我會和她辦理離婚手續,再交給賀家處理。”

    瞳孔濕潤讓她看不清視頻的樣子,只是這句話不停在腦海回蕩,再往下滑還能看見賀佳住院的照片,瘦了,真的瘦了,眼眶也再次濕潤。

    在這個網頁中,她看到了不少人的面孔,寧平寧茜又或者是傅老太。

    她看不清網頁上的字,也不向看清,被人污蔑的感覺真不少。

    手上的電腦沒有征兆的被搶,直到脫了手才發現自己眼角的淚水,一個瓷娃娃總是脆弱的精心動魄。

    “你怎么知道那個人是我?”

    如果沒看錯,她并沒有在網頁上看到自己的照片,她也沒和他說過,那他是從何得知?

    何求眼神閃躲仔細一看甚至有絲害羞,握著電腦的手指尖發白,至于何求內心的面她是看不到,寧錦閉了會眼,再次睜開的時候眼里濕潤褪盡。

    過了許久,何求扭捏的說:“其實我有調查過你!”

    寧錦眼底寒光閃過,她從心底反感,可是面對他心中的厭惡升不起,“為什么?”用著自己也不明白的聲音她問道。

    何求眼睛看著窗口,直到窗簾舞動了不下兩次才來了口:“我,其實我,我……”三個我出了口可話卻沒說完整,眼神直接四處飄散起來。

    寧錦躺在床上看著實在心癢,難道他是以什么不好的目的進行調查?這個想法一出心中猛地一沉。

    可下一秒直接被推翻素,來臉皮厚的她也不知道怎么開口。

    “其實我挺喜歡你的,所以我就想看看你家在哪然后來個偶遇什么的。”

    講真,這話挺感人的,可被一個長似青梅竹馬的男人間接告白著沖擊力真不小,恨不得那個枕頭直接把臉捂住。

    “對不起,我也不是有意的,只是我的父母常跟我說遇到喜歡的女孩需要勇敢追求,可是我不知道你的信息我怕找不到你,真的很抱歉。”何求的頭低了下來,或許在愛情面前他總是羞澀,但作風卻是大膽直接。

    寧錦不知道是該安慰說沒關系還是保持沉默,既然已經調查到她的身份那么她結了婚的事也是了解,那么他們就是不可能的。

    一瞬間喉嚨里像是堵住了石頭不知說些什么,苦澀的難受。

    幾陣沉寂過后,何求眼底的失落無比明顯,看來她真的不喜歡他,身子遠離床沿不準痕跡的看了她一眼說道:“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不舍卻又無可奈何。

    寧錦沒什么說的,卻是因為不知說些什么。

    門關上男人的聲音也消失了,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填充心間,她喜歡他嗎?她不知道。

    夜總是讓人憂愁。

    ……

    賀佳的頂樓密室中。容老太和一年過半百的男人坐在一起,臉色深情出奇的細致。

    老人一頭銀發而不是白發,身材精瘦露在空氣中的手腕看著出奇的有力量,一身灰色中山裝左胸口有著一抹藍色,整套衣服的設計簡單卻發絲,讓身穿著渾身透著沉穩內斂,耳朵的輪廓出奇的大,從正面看去可見到整個耳身,也許是笑多了,臉頰兩旁的皺紋尤其多。

    “你怎么能這么魯莽?”

    老人手中的木杖敲打著地面,臉上有著苦惱和恨鐵不成鋼,他從沒有這般生氣過,容老太怎么能這么糊涂,只是因為一點指控就把人抓起來。看著精明一世糊涂一時的老伴,滿口的無奈不知從何說起。

    容老太此時沒了威嚴看著賀太爺沒了主心骨,耷拉著頭有氣無力,“我就一個孫女我能不擔心嗎?而且為什么我孫女受傷了她卻沒有?”

    一旦和賀佳扯上關系她總是迷糊了頭。

    “糊涂,糊涂啊。”兩聲糊涂,一句比一句深重,“現今找不到寧錦更是沒人絲毫消息你說怎么辦?”容老太爺仿佛已經看到傅家發怒的樣子,又是一聲嘆息問道:“傅家那邊有什么動作嗎?”

    “應該還沒有,應該是沒發現寧錦的失蹤。”容老太回答的猶豫不定因為傅家的傅華雍似乎有所察覺,其中她最擔心的是手機發出的那條短信,收件人是叫小黎的,而昨天收到消息傅華雍請了美國知名黑客mf,估計是想知道短信從哪發送。

    如果真被查出來那真是有嘴說不清。

    “老爺,你說現在該怎么辦?”

    話一問又是手杖敲打地面的聲音,現在居然問他剛開始干嘛去了?

    后是想到了什么臉色越發嚴重:“你說賀家內部出了內奸?”容老太爺眼神犀利仿佛一下看透人心,容老太也是閉上了眼,因為有種不好的預感,可百般猶豫過后還是點了頭。

    房間里燈火昏暗,看不清四周的角落細節,“你覺得會是誰?”

    這句哈問出包括太多內容,容老太分析:“想要做到這些必須是賀家的高層否則不可能。”

    賀老太爺冷笑:“陳管家?”

    “不可能!”容老太想都沒想直接否決,從她進了賀家門口時他們一起處理賀佳內務,沒人時他們也是朋友,在賀佳任職管家其中一直兢兢業業沒有發生任何問題,怎么可能會是他?

    可容老太爺卻是笑得更冷:“這么有把握?”

    容老太眼睛一瞇:“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她也好意思問,若不是發生這么多他也不想再提,一時間眼底幽暗看不出深陷,容老太瞬間明白了什么臉色慘白,搭在椅子上的手也微微顫抖,除了憤怒更多的悲傷。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飞艇冠亚和值精准计划